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青山见我应如是  

2016-04-13 11:24:17|  分类: 水湄的诗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新郎 ·辛弃疾
  甚矣吾衰矣.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馀几.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问何物、能令公喜.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
  一尊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江左沈酣求名者,岂识浊醪妙理.回首叫、云飞风起.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知我者,二三子.
  【赏析】 辛弃疾(1140----1207),字幼安,号稼轩居士,历城(今山东历城)人.这样短短的一句话绝不足以做辛弃疾的人生履历.我个人以为,在中国古代众多诗家学者中,他的一生最为轰轰烈烈.从小生活在金兵占领区的他,受到了祖父洗雪国耻的教育,也亲眼目睹了民不聊生的社会苦难.他痛恨战争,却又不得不以自己的参战来寻求民族争端的解决.身形魁伟的他在战场上骁勇披靡,却受到了小人的排挤,不得重用.这是他一生最大的悲剧,就像当年的放翁一样,有志不能伸.幸而,辛弃疾不是个只晓冲锋陷阵的武夫,上天剥夺了他成就功业的机会,却开辟了另一个天地任他挥洒.手握巨笔的他照样呼风唤雨,涂抹人生.
  提起辛词,似乎总有“掉书袋”的嫌疑.其实,那也需要有“书袋”可掉,这正体现了幼安学识广博,且能融会贯通,因此才能驾驭众多生僻的典故.而且,这一评价并不能涵盖他的所有作品.比如他的《清平乐》,一派田园风光,其意趣之妙已超过陶潜,颇近天真了.所以说,稼轩词不拘一格,绝不至为典故所囿.前文所引的《贺新郎》就淋漓尽致地体现了辛弃疾与生俱来的卓绝文笔.
  “甚矣吾衰矣!”若单看这几个字,则不免以为是老者意气衰竭之言,以此做为全词开头,似乎下文要一叹到底了.可是,这是辛弃疾的风格吗?一生耿介悲慨的豪雄之士岂能出此绝望之语?下面几句话给出了原因.“怅平生,交游零落,只今余几?”原来如此,作者感叹的不是自己的日渐老去,而是知交渐少的境遇和落落无为的半生坎坷.为何缺少共饮的知己,只因自己太过激烈,活得太认真,对朋友难免苛求.也正因如此,自己处处受到压制,甚至不得驰骋疆场,报国建功,难道这样错了吗?作者在对自己的内心进行审视和盘诘.仔细读来,这种悲观是诗人的悲观,这种寂寞却是英雄的寂寞.壮士暮年,想起早年怀才不遇的处境,不能不扼腕叹息,悲从中来.可是,再多的心事也已成过往,人生数十载匆匆若梦,历史已不可能再改写.该用何种态度去面对,诗人给了我们答案:“白发空垂三千丈,一笑人间万事.”前半生的缺憾已无法弥补,只能无可奈何任白发空垂,愁思暗悬.事实已是如此,陪上再多的心酸也无济于事,又何必对此做过多无谓的祭奠呢?倒不如“一笑人间万事”.这是诗人自解之语,我们读后却更觉其苦,若痛苦和微笑真的近如咫尺,诗人经年不散的愁绪又从何而来呢?所以,这个自我安慰并不成功,诗人自己也非常清楚,“问何物、能令公喜?”失去了“壮岁荆旗拥万夫”的年轻气盛,失去了“五十弦翻塞外声”的征战年华,还有什么能让作者感到由衷的快乐?恐怕不可能了罢,作者也在思索着.于是,他找到了一个暂时的替代品.“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情与貌,略相似.”这是本词的一个名句.人与青山互观互赏,互猜互解.既然在人世找不到知音,或者,青山能洞悉诗人的心事吧.这是中国古代诗人常用的逃避现实的法门:寄情山水,聊以慰藉自己的不得志.至于是否真能由此超脱,答案只有诗人自己知道.
  “一樽搔首东窗里.想渊明、停云诗就,此时风味.”既然沙场点兵的梦想已成泡影,那么,干脆安心于另一种生活吧.像陶渊明一样,饮酒赏菊,悠然超逸,不知不觉中便已意至诗成,这样的生活该有多么惬意.想至此,诗人似已摆脱功名拘束.回想前半生的愤懑,恰似那些“江左沉酣求名者”,只顾皓首穷兵,豪气干云,岂不知自己并未悟到真正的人生境界.不饮“浊醪”,何知“妙理”?诗文到这里已是另一重天地,作者似已微醉,醉得超然洒脱,醉得与生俱来的豪雄之气冲溢而出,“回首叫、云飞风起.”多么轻松的一笔,却也写出了无比豁达的心胸.由这一句起诗的意境大为开阔,诗人的心境也完成了由悲慨转为沉静,再转为高蹈的灵魂历险,从此,再不受凡俗的羁绊和诱惑.我行我路,我写我心,便似庄子所说的大自由状态.此时,作者思绪纷飞,翩然不绝.兴之所至,喊出这样一句:“不恨古人吾不见,恨古人不见吾狂耳.”狂得至极,但也狂得有理,有了前面的情感铺垫,诗人写出这句话便似水到渠成.更何况,这句话才更接近辛弃疾的性格.只有襟怀磊落的人才能写出这样坦荡不羁的句子,这并非小看古人,只为抒发自己的情怀于万一.黄庭坚在〈〈定风波〉〉中曾写过这样的句子:“戏马台南追两谢.驰射,风流犹拍古人肩.”相比之下,山谷诗中更多的是对古人的追慕,而稼轩则多了一份对自我的肯定.二者皆为不可多得的佳句妙品.写出这样的感受,诗人的心情已平复了很多,“交游零落”之惆怅顿减,只要有“二三子”能知我心也就够了.既然自己把一切看透,曲高和寡又有什么可在乎的呢?寂寞只是人生际遇的一种,若能及时自我开解,也就无所谓寂寞了.
  本词格高气盛,体悟深刻又用语清疏,满腔郁愤化若无痕,又字字深入人心,读完全词,这种感受殊为强烈.作为一个性情耿介的英雄,辛弃疾写诗也气魄非凡,并且毫不做作.可以说,在某种程度上,他已达到了人诗合一的境界.读过辛诗全集的读者,当知我此言不虚. (张羽飞)
  评论这张
 
阅读(4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