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休闲时代好读书  

2015-04-24 10:06:53|  分类: 水湄颜如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陈平原:休闲时代好读书

 随着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越来越少的人在第一线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且劳动者所需的必要劳动时间也在逐渐减少。换句话说,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闲暇时间越来越多。而将“休闲”当作一个好词,且落实为国家政策,惠及普通百姓,确实是不久前的事。政府官员称,我们的公共假期有115天,已达到了中等发达国家水平。很多人吐槽,说这不可能,自己并没有那么多闲暇时间。其实是这么算的,一年52周,每周两天休息,共104天,外加11天公共假期,合起来不就是115天吗?至于你是否经常加班,或如何落实带薪休假,那是另一个话题。

  百姓“有闲”做什么,最好是出去旅游;因为,那样可以成就另一个产业,有利于国民经济的发展。两年前,国务院办公厅下发《国民旅游休闲纲要(2013—2020年)》,力图建立“与小康社会相适应的现代国民旅游休闲体系”。那是国家旅游局牵头做的方案,主要着眼点是发展旅游业——这既是民生,也是商机,更是产业转型的好时刻,政府当然愿意做。但“旅游休闲”合称,很容易造成误解,以为“休闲”就是“旅游”——在实际生活中,确有很多人是这么想的。

  休闲需要时间,需要金钱,需要学识,但更需要好的心境。“忙得要死”或“闲得发慌”,都不好;拼命劳作赚钱,然后拼命旅游消费,也并非理想状态。休闲不一定非远行不可,也不一定花很多钱,关键是“怡情养性”——若能修养得不慌不忙、不骄不馁、不卑不亢、不愠不火,那便是很好的生活节奏。比起打高尔夫球来,读书听音乐看画展,很可能更容易获得此境界。

  晚明文人陈继儒在《花史跋》中谈及,有三种人不能享受野趣、花果与草木。牧童樵夫整天在山里劳作,想的是怎么养家糊口,不会像文人那样欣赏野趣;贩卖水果的人不敢尝鲜,那是因为若都自己吃了,还怎么赚钱?前两种人不能悠闲,是生活所迫,第三种就不一样了:“有花木而不能享者,贵人是也。”自家园子里种了很多名贵花木,但无法欣赏,不是时间或金钱的问题,是没那个心思。贵人整天想的是金钱或功名,独缺悠闲的心境,因而无法真正进入花木的世界,也就谈不上田园情趣了。

  所谓“休闲”,有几种不同的方式:第一,中断日复一日的劳作,什么都不做,就睡懒觉;第二,借助某种手段(如禅修),使自己彻底放松,这里着重的是心境的自我调整;第三,选择自己感兴趣而平日无暇享受的娱乐方式(如唱歌、下棋或旅游);第四,用一种轻松的方式自我学习,重新积蓄能量(俗称“充电”)。四者没有高低之分,也不是一个递进关系,纯属个人爱好。但有一点,若能在放松、娱乐与自由发展之间,取得某种平衡,那无疑是最佳状态。

  这就说到了读书。想象国人因为闲暇时间增加,或教育普及,自然而然地养成良好的阅读习惯,那是天大的误解。记得好几年前,政府曾提出“构建学习型社会”的口号,民间也有“书香社会”的形象说法。可在我看来,口号依旧只是口号,今日中国,“书香”不是日浓,而是日淡。因此,在“休闲的时代”如何挽救“有效的阅读”,可谓迫在眉睫。

  先说学习的必要性。有人十八岁就业,有人三十岁博士毕业才第一次进入劳动力市场。平均起来,就算是22岁就业吧,60岁退休,工作时间大约38年。此前有16年以上的“职业读书”,此后又有20年的“活到老学到老”,这还不算在职期间隔三差五的“充电”。可以说,现代人为了适应日新月异的科技与文化,学习时间比古代人要长很多。不要说古代,想想我“文革”期间下乡插队,村里老人动辄说:“我吃盐多过你吃米,过桥多过你行路。”那个时候,经验很重要,年岁和资历使得老人很有尊严,也很权威。今天则大不一样,老人对外面的世界很隔膜,动辄被儿孙辈训斥——你连这个都不懂!这世界变化太快,要学的东西太多,大家(尤其是年纪大的)都活得很累。

  还有一个因素必须考虑,那就是人的寿命在延长。过去说“人生七十古来稀”,如今八九十岁的老人还活蹦乱跳。2014年中国人预期寿命75岁;其中北京人预期寿命81.35岁,上海人预期寿命82.47岁,其他经济发达省份也多接近80岁。一是闲暇时间增多,二是学习的迫切性加强,最理想的,莫过于二者结盟。对于很多忙碌一辈子,习惯于风风火火、指挥若定、发号施令的领导干部,据说退休以后迅速衰老,原因是不知道如何打发闲暇时间。之所以说21世纪是教育的世纪,或者说学习的世纪,不仅是就业前的青灯苦读,在岗时的奋力拼搏,还包括退休后的“享受生活”。

  每个人的状态不一样,但如何让“休闲”与“读书”同行,让二者心甘情愿地走到一起,而不是拉郎配,绝对是个有趣的话题。这里不谈富二代,不说啃老族,也不提失业者或工作狂,说的是普通人的生存状态——学会劳作,学会休闲,学会将劳作与休闲有机结合,学会将自由自在的阅读作为一种休闲方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政府官员谈“休闲”,容易往“文化产业”方向靠;我关心的,则是作为一种休闲方式的“阅读”。最近这些年,每当临近“世界读书日”,就会被邀请做关于读书的讲座。面对此尴尬局面,我既感慨,又惭愧。说惭愧,是因为自己书都没读好,便如此“好为人师”,到处劝学;说感慨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春花秋月,或晨钟暮鼓,何时不宜“读书”,为何需要设立节日特别提醒?可见,“读书”还属稀罕物,尚未成为国人的生活方式。

  十年前我写过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作为一种生活方式的读书》(《文汇报》2005年12月25日);十年后,参加“2014中国好书颁奖仪式”的录制,被邀请用“一句话”说出读书的意义,以便作为广告语播出,那一刻我突然语塞,赶紧落荒而逃。不是编导的问题,是我自己的心理障碍——正隐约觉得,今日之提倡“读书”,有沦为口号的危险。

  可怎么才能让无心、无力、无暇、无兴趣亲近书本的人,真切地感受到“阅读的乐趣”呢?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或许,所谓“休闲时代好读书”,只是我的一厢情愿。

  2015年4月5日于京西圆明园花园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