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扬州情结(水湄的诗心与画意)  

2011-07-29 10:32:49|  分类: 水湄的诗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水湄的扬州情结缘于烟花三月、春江花月夜、扬州八怪、扬州炒饭等所产生的朦胧意象,加之这个城市与你联系在一起,便显得格外的不同,有艳遇的景象。

一直以为自己是唐朝女子,穿越时空到如今,仍保留唐人的习俗,也顾不得那四面八方迷惑的眼光。心境长久地保持着一种盛唐气象,平安幸福平静地生活着。与扬州的邂逅,是一个难以想象的契机,有引人入胜的诱导。

依稀,《尚书·禹贡》记载天下分九州,依次为:冀州、兖州、青州、徐州、扬州、荆州、豫州、梁州、雍州。这里说到的扬州是一个广大地域的统称,把今天的江苏、安徽、江西、浙江、福建乃至广东的一部分都包容在内。

一个无大不大的“扬州”,还有魏、吴两国分置的两个异地的“扬州”,如何坐实到广陵故城,坐实到后来的江南名城、温柔富贵之乡、拥有江南第一名园、诗家争相吟诵、烟花三月的好去处,还有很长一段历史路程要走。让水湄情不自禁地跟随着,徜徉着。 

长江之滨,黄鹄矶上,李白写下著名的绝句《黄鹤楼送孟浩然之广陵》。 “古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脍炙人口的千古绝唱平添了扬州这座古城名邑的无限风韵。

 

       一 、扬州情结(水湄的诗心)

古诗里的春天总是最美好的,万物苏醒,春光明媚,什么都是刚刚开始的,什么都是希望满怀的。在这个春天里,应该到扬州去看一看,这个时候正是那里最美的时候。那里的天气,那里的烟柳,那里的琼花,都带着浓浓的春的气息。可是,如果没有你的陪同,这扬州的行程便也少了太多的韵致与惬意。那是哪年的春天所讲述的故事呢?

还是让水湄先采取时空的畅想,去在诗意里寻求些慰藉吧。历代的诗人们一边是以诗赋取士的价值取向,一边是众多仕途无望的诗人,他们不得不离开令他们伤心的京师,寻找一个地方安置他们疲惫的身心。这时,扬州这个温柔富贵之乡,大约是一个很容易想到的去处吧。李白曾先后数次来扬州,他后来说:“曩昔东游维扬,不逾一年,散金三十余万,有落魄公子,悉皆济之,此则是白之轻财好施也。”这固然反映李白的豪爽侠义,也说明扬州是一个典型的物质与精神的消费城市,易沉易浮,浮浮沉沉恍然如梦。扬州这地方,落魄的公子委实不少。

杜牧在扬州做过小吏,担任淮南节度府掌书记之职,据唐人小说,“供职之外,惟以宴游为事”。他的“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写的虽是旧时胜地,表达的却是伤乱忧世的悲情,打上了深深的时代烙印。在清风明月之夜,心想友人是否和女子倚箫歌舞。读此诗,我有两感。其一是:“无限哀伤不知何起,使精神之骨感清凉。”其二是:“万般悲情不知何终,有一种浓厚的自怜情怀依附于身。”

扬州情结 - 水湄风菲 - 水湄风菲适意栖心阆苑

 

再读“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倖名。”也是所有写扬州的诗中传播甚广的句子。作者因政治上落魄失意,在扬州十年载酒行乐,倚红偎翠,过着毫无拘检的生活。现在回想起来,恍如梦幻,一事无成,反倒落了个轻薄负心郎的名声。“十年”极言时间之长,“一觉”形容醒悟之快,“梦”字比况往事如烟,使失落的心情跃然纸上。宛若你我之间的隔空对话。次句的自嘲自解,进一步地抒发了辛酸悔恨之情。这两句轻松中凝聚着沉重,诙谐中饱含着沮丧,忏悔中蕴藏着怨愤,言短意长,耐人玩索。而你与我相约也是十年,不免让水湄心生出诸多的惆怅与无奈。也许是在你的劝导之下好象变得平和且淡泊了,可毕竟世事无常,在每每的倾诉中总掩蔽着淡淡的忧伤与微弱的希望。

杜牧两年后离开扬州在《赠别》一诗中写道:“春风十里扬州路,卷上珠帘总不如。”虽有隔帘望月,隔水观花之遥远隐痛,但留连之情溢于言表。

“来时豆蔻初含芯,别后菖蒲又着花”,春天的花卉很多,为什么杜牧独独选用豆蔻花入诗呢?在红白豆蔻诸色花中,以红豆蔻花为最美,花芯中央有两瓣相并,形似同心,清人有诗云:“结就同心芯,因标连理枝”,一向被视为爱情的象征,其次是此花在未盛开时显得非常丰满,俗称“含胎花”,因而又被喻为少女的象征。后来好些咏豆蔻的诗,大多含有这个意思。那也是心中留存的一份持抱不放的美好所在啊!对很多人来说,要想放弃其实很容易。

扬州情结(水湄的诗心与画意) - 水湄风菲 - 水湄风菲适意栖心阆苑

 

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可爱之意)是扬州。不想有诗人的心情,还是要去排解一下遐想的心绪。所谓:沈潜于怀抱之间,萧散于天人之际。放旷高蹈,自在风行,规避现实生活给人太多的束缚,以安顿跌宕亦或压抑的灵魂。

你建议在扬州,上午先去瘦西湖名胜游览,下午到大明寺赏琼花,再到平山堂参观鉴真纪念堂。

瘦西湖以“瘦”为特征,所反映的不是对衰落、枯朽的兴趣,而是对宇宙本然的觉知,对自我生命的抚慰。湖面时宽时窄,两岸林木扶疏,园林建筑古朴多姿,行船其间,景色不断变化,引人入胜。也有人说,要在雨天去逛瘦西湖,那才有味道.烟雨朦朦的江南,别有一番味道。进园后,沿长堤春柳,四桥烟雨、徐园、月观、小金山、钓鱼台参观游览,如果数人结伴旅游可租一条小船,沿乾隆皇帝曾经的水上游线游览,经五亭桥、白塔、二十四桥明月夜景区,终点抵达大明寺,寺内有一株高丈余的名贵琼花树,树叶繁茂,春天花开白如玉盘,有“扬州琼花,世间无双”之誉。    

观景无非是游心,更多是想追回丧失的天真与活泼的原初意味,即使有颇多的遗憾也好过坐井观天,画地为牢。倘若人的心灵不自由,所在皆拘束。与同好相携以飨疏野之趣实乃锦上添花,不禁而放声长啸复长笑。竟不住要探问:世间快乐更何人?怡然莞尔纵情告曰:除非明月清风道台我。哈哈。

扬州情结(水湄的诗心与画意) - 水湄风菲 - 水湄风菲适意栖心阆苑

 

二、扬州情结(水湄的画意)

一直想在这样的去处汲取营养终老一生,为的是摆脱藩人之物,借此为可以散心的空气而苟活,释放出更多的创造力,在左琴右书里静谧,一如扬州八怪,性情笔意萧散于烟霞之外。

“扬州八怪”知识广博,长于诗文。在生活上大都历经坎坷,最后走上了以卖画为生的道路。他们虽然卖画,却是以画寄情,在书画艺术上有更高的追求,不愿流入一般画工的行列。“扬州八怪”从大自然中去发掘灵感,从生活中去寻找题材,下笔自成一家,不愿与人相同,在当时是使人耳目一新的。人们常常把自己少见的东西,视为怪异,因而对“八怪”那种抒发自己心灵、纵横驰骋的作品,感到新奇,称之为怪。水湄曾为他们磨墨绅纸你说怪还是不怪,只要不是妖怪。其实“八怪”最喜欢画梅、竹、石、兰。他们以梅的高傲、石的坚冷、竹的清高、兰的幽香表达自己的志趣。列举两家为例。

郑燮受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思想影响,要求自己“第一要明理作个好人”,出仕作官,要“立功天地,字养生民”。在文学创作上也主张“理必归于圣贤,文必切于日用”,“作主子文章,不可作奴才文章”。表现了文人自重自爱的精神洁癖。郑燮的难得糊涂笼络了一大批粉丝,还于民间散落着他风流倜傥点秋香的戏剧,至今流传。他的身上寄寓着老百姓的朴素愿望与士大夫的遗世独立之人格。

扬州情结(水湄的诗心与画意) - 水湄风菲 - 水湄风菲适意栖心阆苑

 
  他的诗歌,很多是描绘穷苦人民生活,揭露富豪和胥吏的残暴贪婪。在绘画和书法上,他深感“以区区笔墨供人玩好”是可耻的“俗事”,而提出:“凡吾画兰、画竹、画石,用以慰天下之劳人,非以供天下之安享人也。” 水湄喜欢他竹石筑就的散发着兰香的轻松人生可以抵御金碧辉煌的厚重压抑。他的许多创作感受与经验体会,见之于题跋、题诗,如“冗繁削尽留清瘦,画到生时是熟时”等,都是很有价值的美学观点。


  他在创作中尽力使自己的作品具有伦理道德的教育意义。重视自己的创造性,“不肯从人俯仰”。对待传统和前人成法,主张“学一半,搬一半”,“师其意不在迹象间”。即“不泥古法,不执己见,唯活而已”。他十分注重对自然的直接观察,以真切的感受来萌发画意,曾说:“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主张“胸无成竹”的创作方法,指出“眼中之竹”“胸中之竹”“手中之竹”的联系和区别,详尽叙述了从观察感受、构思酝酿,到落笔定型的创作过程,见解独到,为前人所未道。徐悲鸿曾在郑燮的一幅《兰竹》画上题云:“板桥先生为中国近三百年最卓绝的人物之一。其思想奇,文奇,书画尤奇。观其诗文及书画,不但想见高致,而其寓仁悲于奇妙,尤为古今天才之难得者。”

扬州情结(水湄的诗心与画意) - 水湄风菲 - 水湄风菲适意栖心阆苑

 

再看穷困名人罗聘,乾隆四十四年(1779)5月初,第二次进京。临行时,他的妻子方婉仪正患病卧床,但这位画家还是动身了。“怪人”就是“怪人”,一路走,一路玩,直到8月才进京。这时,他从一个由家乡来京的老乡处得知,他的妻子已于5月19日在扬州病逝了。

罗聘的行为怪异,但他的内心却是善良的。水湄的思想怪异,内心也是善良的,尽管你曾希望我穷困潦倒,不要有那么多的胡思乱想,而水湄认为心性如此与穷困无关,至今仍不听劝,如初时,亦不改心志。

他妻子方婉仪是他“艺术上的同道伴侣,生活上的贫贱夫妻”,跟着他一辈子,一直过着清贫艰苦的日子。如今,突然撒手而去,让身在外地的罗聘又悲又愧。当时罗聘正身居古庙,身无分文,欲回不能。百般无奈时,他亲手抄录了妻子写的一首诗,然后送给一名当朝显贵,希望能博得他的一点施舍,但事与愿违,他无法弄到回家的路费。又挨了几个月,罗聘终于凄凉地回到扬州。 这一场人间冷暖的切身体会,使得罗聘对他的《鬼趣图》主题认识更深刻了。他也从此不再画鬼,而改画佛了。

10年后,年近花甲的罗聘三上京城。这时,他已是画界知名的大师了。他刚刚住定,一些风雅的士大夫便登门不歇,求索画作,甚至一些在京的朝鲜人也携重金来买他的画。收入多了,他的豪兴也随之而生,游名胜,买古董,挥金如土。8年后,他带着小儿子准备回乡时,居然又没了路费!有人知道他要回乡,便上门来讨债,原来,他不仅把卖画挣来的大把钞票给花了,还欠了一些债务。没办法,罗聘只好卖衣服,但衣服卖尽了,债务还偿不清!直到嘉庆三年(1798),扬州一位做盐运使的朋友闻讯,才资助罗聘的大儿子赶到京城,把父亲和弟弟接回扬州。 10年后你如何来接见水湄?到时别嫌水湄穷困潦倒年老色衰。昨夜松边醉倒,问松“我醉何如”。只疑松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艺术家大多是“疯子”,他们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在这个灵动自由的世界里,人在与世界做“游戏”,平等的参与者在分享着这活泼世界的乐趣,外面的世界不过是生命的观照,不能阻碍他们的艺术创造性与思维自由式。水湄是喜欢与他们为伍的,体验一起欢笑一起哭泣的过程,吃遍百家饭看尽千人颜面,远离虚与委蛇的应景,获取美的知识以安心,彼此往来共为一体仿佛一切俱足。

做一个行动的知识分子与世界缱绻反复从容优游,没有机心,“松风涧水天然调,抱得琴来不用弹。”邓拓在咏清代著名画家郑板桥时曾写道“歌吹扬州惹怪名,兰香竹影伴书声”,可以算作对他们“怪”之特点的总结,也是对你我“怪”之所在的庇护吧。
  (文中画意大段来自网络)

  评论这张
 
阅读(346)|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