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把酒问花  

2011-02-11 14:44:32|  分类: 剑胆风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阿峰《把酒问花》

 

 
一 问花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故事。”
也记不得是谁说的这一句。

我叫问花,自我记事起,我就在这江湖飘荡着。
很多年过去,又很多年过去。
很多故事,在江湖间不断流传着再湮灭,此起彼浮。

当一切都成了陈年的掌故。
我发现,我居然没有老去,依然还是十八岁那年的模样。

那些久远的记忆啊,我只记得,我曾有一个师傅。
师傅的名字,我从未知晓,他也未曾告诉过我。
师傅有句话,象蒲城的城墙上那层青苔,一直牢牢地扎在我的心底。
“问花,你来自梵离落,你是梵离落唯一留下的族人。是这世上,唯一获得永生的人...”

永生,这是令江湖人多么向往的两个字!

富水河不停地向东流,风吹起我洁白的裙裾,我像往日一样迈出轻细的碎步。
这是多少次闲来时日里的一步!竟然就牵扯出止不住的世事沉浮。
那河水的投影里,我身段繁复,百转千回。
一嗔,一颦,一笑,分明还是那个十八岁妙龄的女子。

如花美眷,难敌似水流年。
我却分明泛起了这永生的哀愁...

原来,我竟是成了这永生的囚徒。
我不能恨,一恨就是永生永世,摆不脱的血雨腥风。
我也不能爱,一爱,就会海枯石烂,经不住他今世终了的别离。
我更不能忘却,一忘,便会铸就永世的虚空。

时空如此浩瀚啊,永生,原本就是意味着无尽的沧桑和寂寞。
梵离落,这不老的传说,一个摆不脱的魔咒...

二 把酒

我叫把酒,也曾年少,也曾轻狂高傲。
初步江湖那年,我以为,我属于那些刀光剑影,战马嘶鸣,属于一个个成就传奇的故事。
我的生命,属于那些故事的主角。

直到有一天,我心仪的女子,倒在我仇家的剑下。
从此,我便漂泊不定,江湖上,渐渐少了关于我的传说。
我不知道,该去向哪里。
风向哪里吹,我就走向哪里。
我不敢回头,一回头,就是望不断的沧海桑田。

如果有一天,我终于不再追着风奔走,我就不再是我自己。
我以为不会有这一天,一直漂泊着,踏尽天涯路。
一路上,陪伴我的,只有酒。

三十岁那年,冥冥中的这一天,不期而遇。
我遇见一个男子,他有着和药师一样犀利的眼神。
只是那眼神,藏着一份触不分明的暖意,如隔着千山,让人忘却人间事。
他说:我叫柳下优惠,不要问我的过去,我离开江湖已经很多年。
他送给我一坛酒,他说,这酒,叫梵离酒。喝了它,你想忘掉什么,就能忘掉什么。

那一天,我喝了很多酒,却没有醉。
我问他,为什么我没喝醉。
他说:没有感情的人是不会醉的,看来,想忘的,你已经忘了。

那一天,我在蒲城废弃的西门楼安下了身。
柳下优惠成了我的朋友,也是我至今唯一的朋友。
每次他来,都会带来几坛梵离酒。
每次他走,都不曾和我话别,只留下门外那串延向远方的足迹。

就这样的过了七年,当松林岗那片桃花渐次开了的时候。
柳下优惠又来了。
这次,他没带来梵离酒。
带来的是一个女子,一个沉睡中的女子。
她有着绝世的容颜,洁白的裙裾,却好象沐着百年前的月光,流露出数不尽的沧凉。

“七年了,很好,这里依旧是以前的样子!”
“把酒兄,这一别,我无一日不在念着这里你亲手种的菜,其味,有着江湖客栈品不到的清淡。”

柳下优惠将女子安躺在侧房,便邀我同饮几杯,却只字不提那女子的事。
我们不知道喝了多少杯,突然间发现,我没醉,他也没醉。
“原来,我们都是无情人!哈哈!哈哈!”我们同时笑起来。
“好多年,我没有这样开怀过。”我说。
“我也是!呵呵,多情剑客无情剑...”他也跟着说。

看得出来,柳下优惠,也曾经和我一样浪迹江湖。
我们,都是有故事的人。

“为什么,没见你带过剑?”我问柳下优惠。
他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一笑,又静静望向门外,那样的姿势约摸保持了片刻。
我看见有淡淡的阳光,投进他深邃的眼底,猛然闪现几点星光,复又暗了下去。
“我该走了。”不容我挽留,柳下优惠起身就走。
在门口,他突然回过身,叮嘱了我一番,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一直到他的身影快要不见,远处又传来他的声音:
她醒来后,若要寻我,叫她去大洪山,白龙池。

柳下优惠这一走,就是七年。
她居然象雕塑一样,一直没有醒来。
七年,我又喝了多少坛酒,又添了多少根胡须。
为何,她的容颜一点没有变化?
这无尽沧凉的身躯,这有着绝世容颜的女子,她有着怎样的故事...

三 梵离光景

蒲城两百里外。
枫叶染尽山野。
白龙池,映透了湛蓝的天。

白龙池边,断头佛。
断头佛前的梵离落,又饮了七个春秋的朝露。
我拂袖,挥散淡淡的雾,梵离落,更显红艳。

传说,梵离落,花开五瓣,片片血红。妖冶美艳令百花汗颜。
得其五瓣而成丸,饮下并伴长生之执念,即可永生不老。

当年,为了这不老的传说,江湖风起云涌。
为了这不老的传说,我白马素衣,就要拼尽最后一滴血。

大地苍茫,万物似有灵气,涛走云飞。
我一骑白马,直奔大洪山深处,白龙池畔。
“欢迎你,年轻人!”
“你是谁?”
“我是谁不重要,我已经忘了我的名字。”
“我叫柳下优惠”
“你就是我要等的人,这么多年,没有人能寻到这里。”
“等我何用?”
“这是第二朵梵离落,你来,不是要得到它吗?”

眼前只剩皮包骨的老者,指向断头佛前的那朵梵离落。
梵离落似乎散着红红的雾气,不断浮动。
“得到它,你就会变成我!”
“为什么?”
“它刚开不久,上一朵,我做成了永生丸,给了我的徒弟。”
“哦?那你的徒弟岂不是得到了永生的能力?”
“是的,那时,我已经老了,就快入土,所以把机会给了她。可最后,我没能挡住欲望的力量,将剩下的残料吃下了,于是,我这样残喘地活了这么多年,居然久到我忘掉了自己的名字。”
“自己的名字,真的能够忘掉?”
“给你一百年,一千年,没有人能寻到你,没有人能再当面叫你的名字,你还会知道你是谁吗?”

我被老者的话惊愕了。
永生,原来是一种折磨,是一种令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魔咒!
“当年,我把永生丸悄悄给徒弟吃下,并编了一个梵离落族人的慌言,让她相信自己本来就是永生之躯,全是一片爱徒心切之意。后来,我才明白,我害了她!”
“那还能解救吗?”
“能,我在这里酿了很多酒,都是用梵离落滴下的露水酿制的。这露水都是梵离泪啊,饮了这酒,就能忘掉想忘的一切。”
“那如何救她?”
“她不认识你,你去救她,必先擒下她并将她击晕,然后找一个安静的所在,让她在梵离酒的酒香里沉睡,七年,她方能醒来。”

老者拿出一件包裹,放在断头佛的座下。
“这包裹,在她醒后,找到这里,让她亲自打开,借着梵离酒酒香七年的醺染,当她打开包裹看到里面的东西,当她流下泪时,她便是重新获得了老去的能力,不再是永生之躯。”
老者在告诉我这些秘密后,留下一滴闪烁的泪,就闭上了双眼。

我将他的骨灰撒进了白龙池。
那一刻,白龙池清澈见底,大洪山天阔云远。

我一直没有离开,偶尔顺着白龙池的下游出山转一转。
我只是想找到老者的徒弟,完成他的宿愿。
很幸运,我认识了一个朋友,他叫把酒,因为他很喜欢喝酒。
每次出山,我都会给他带去几坛梵离酒。
我知道,有一天,他会帮上我的忙。

四 把酒问花

在我醒来时,我就闻到一股酒香。
这酒香很奇特,有种熟悉的感觉。
淡淡的阳光从窗外透进来。

我看见外屋的门口倚着一个男子。
那酒香,就是从他手里的酒坛飘过来的。
我怎么会在这里?

只记得,那天在富水河畔,遇见一个男子。
他说是师傅派他来的,他要废去我永生的能力。
在江湖飘荡了那么多年,我没有爱,没有恨,没有感情,也很久没有和陌生人交过手。
可那天,我担心那个男子是为了寻得永生的能力图谋于我。
于是,我们交了手。

我的剑,将空气划披出嗡嗡的啸声
仿佛带着千年积聚的寂寞和寒冷,直刺向了他的心窝。
这居然是我第一次主动出手。

风吹起我的长发,我漫妙的身姿,将白色的裙裾舞成一片清淡的雾。
我红色的的头花,轻绕过剑穗,在腾起的雾色里,血一样嫣红。
他却没有闪躲,任我的剑直刺向他的心窝。

瞬念间,奇怪的意识突然闪过,多希望,这一剑,是刺向我自己的。
这世上,还有什么,比生更可怕。
死,虽然我也向往过,但我不能。
师傅曾经说过,生要象花一样艳丽的开过,死要象落叶一样安然。
这江湖,从来没有人,为绝生而求死。

只是那一刹那的犹疑,他幻作一道虚影,闪过了我的剑锋。
时间在那刻静止,我的长发,凝固成雾色里的一片水墨。
他泰然若山,目光如炬。
我只觉自己睁大了两眼,眼前却骤然黑了下来,他宽厚的手掌迅急地盖在了我的额头。
红色的头花,凋零一般,飘向了水中,打着旋向东流去。

“你终于醒了,我叫把酒。是柳下优惠送你来的。”
外屋的男子已经站在了我的面前。
“七年啊,你这一睡,就是七年,他送来的梵离酒,就剩这最后一坛了。”
“我睡了七年,为什么会这样?”
“你还没告诉我,你是谁?”
“我叫问花。”
“你叫问花?!把酒,问花,我们的名字,好奇怪啊...”
“为什么,这酒香,我好象很熟悉。还有,他为什么没有杀了我。”
“这个,有些事,我也不明白。”

把酒走向外屋,望向门外。
“柳下优惠和我是朋友,有时他很奇怪,经常说到一句话:杀一个人其实并不难,只要杀了一个人的心,对手死与没死,已经没什么两样。他说,如果你想知道为什么,可以去找他,他在大洪山,白龙池。”
......

到达大洪山白龙池时,枫叶正满天飞舞。
我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柳下优惠,他依旧泰然若山,目光如炬。
“别来无恙,很高兴又再见到你!”
我没有回应他,将眼光投向他身后那尊断头佛,还有佛前那株奇怪的花。
“好奇怪的花!”
“这花,叫梵离落。”
“梵离落?!难道...师傅骗了我?!”
“你师傅没骗你,只是他觉得害了你!他已经找到破解永生的方法,他在去世前还留给你一样东西。”
柳下优惠将手指向断头佛下的一个包裹。

“既然你是想帮我破解掉永生之躯,为何当初不直接杀了我?”
柳下优惠没有回答,只是看着我一笑,又静静望向白龙池,那样的姿势约摸保持了片刻。
我看见有淡淡的阳光,投进他深邃的眼底,猛然闪现几点星光,复又暗了下去。
“我该走了。”不容我挽留,柳下优惠起步就走。
“你要去哪里?”
“我要做的事已经做完了。短暂的是生命,永恒的是江湖,我从江湖来,还要回那里去!”

他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落木萧萧的深处。

当我打开断头佛座下那个包裹,包裹里露出一支木鱼。
木鱼已面目全非,只在一侧还有光滑的一面。
我把它转过来。
一行字猛然映入我的眼底。
我的泪,一滴一滴,落进梵离落的花心。
枫叶漫天飘舞,大洪山的风徐徐地吹着,梵离落慢慢消散在一片青烟里。

五 很多年后

很多年后,富水河依旧流尚着,蒲城依旧风起云涌。
蒲城的蓦然客栈,经常能见到一老者在讲江湖上的故事。
老者泰然若山,目光如炬。

蓦然客栈来往着各路喝酒的江湖人。
他们经常能听到,关于把酒,问花,这两个名字的传说。

大洪山,白龙池,那尊断头佛已经流落到某个山寨的香台上。
那支木鱼,早已陷进泥土,露在地面那光滑的一面也已渐渐腐去。
那上面,依然若隐若现地能看到一行字:
把酒问花花不语,趁佛深寐烤木鱼。

这江湖,从来没有什么,能永垂不朽...
  评论这张
 
阅读(80)|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