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琴音在夜的深潭空茫已经很久了--《忽尔盛开》  

2010-10-15 15:09:14|  分类: 水湄的琴乐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琴音在夜的深潭空茫已经很久了--《忽尔盛开》

     忽尔盛开:中国历代名画随笔/风吹阑叶 

深夜不喜阅读,只听琴。面壁的心情,后退,面最后的一隅,面琴。中国艺术精神里最精深的,就是退这一步,我一直在向退这一步走,不奢望人情世故,不奢望舒适,不奢望身外物。然而退无可退,退到寸心,里面守满了锋芒。这种时候,唯有琴能充满刀刃的缝隙,以海水一样的肤触,涌向你,涌向夜,涌向彻底放弃后的寂静。


听琴的夜,听奏琴人心里的独白,以琴语对谈,仿佛围炉夜话。置琴一具,也适宜寂静的夜晚,或竹影剪窗的清晨,闲闲挑抹。拂琴很古,很美。这是一种形式美。但我不知道这样浮躁的都市,还会有人致力于琴学,它只是一种小众的艺术。虽然古琴文化曾影响了整个中国传统文化,但管平湖死的1967年3月28日,古琴文化就死了,这是老车先生的话。而其余韵袅袅,绕梁三百年——至少绕我家梁六十年。听琴之夜,管平湖就身着长衫,在着花轩外小森林似的庭院平湖百年——1946年的冬夜,北平长安街西街三座门的一场小小车祸把管平湖从三轮车里甩了出去,他受了多处挫伤,但琴完好无损被他紧紧抱着。民国的深夜多么寒冷,他紧抱着他的那具名叫“清英”的唐琴,此琴朱红间墨云髹漆,周身布满了蛇腹断纹。马常胜的琴也好看,是一具叫“落霞琴”的蜀琴,他把此琴当成落花水面一样的事物,说落霞琴与龟背竹最美(因为管平湖的琴房也有龟背竹,他也在他的阳台放了几盆龟背竹。)这个把音乐当成了水仙花的一钵清水赖以存活的音乐家,每每听说他又作了哪一曲,弹了哪一曲,我总想到民国一些人与事,颓废,冰凉,和暖,深情,孤独,忘言,音乐却又漫长地缠绕着一层又一层悲欢。已不独为生而生的人,似乎生于1912年的长衫古人,只踩了一根芦苇轻轻俏俏,就划到了二十一世纪的广州。认识马常胜时,他扎着一只马尾巴颓废又清冷地每夜弹古琴弹吉它,如同时兴短装之后的管平湖着长衫也是一种形式美,这让人觉得又酷又好玩。


狂暴地发呆,只有听琴。孤独有着昂贵的特质,你拥有它会漫生一些遗世独立的心境,同时也会让你寒冷。
《广陵散》,我原来只接受管平湖的《广陵散》,这个春天,寂寞的山居,山水永远守在身边。听管平湖22’33”分钟的《广陵散》,一夜一夜地旁观聂政刺秦,漫长的一生的仇恨带着一个漫长的春天过去了。每个人都有块垒难消于心;只求内,不外求,遂能安然自适,这是佛教精义。秋夜,我在古曲网听佚名的《广陵散》,呆坐到大半夜,就任那火气冲天、力道遒劲的琴曲弥漫在胸腔里,音与音的转换,钝刀般,铿锵有力,一撇一捺下刀爽利,竟然会听得心花怒放,何为怒放,这就是;何为抚指狂暴,这就是。后面简直是横劈竖杀,擂鼓,暗剑,明刀,从心里杀出来。剑光四溅,琴声又具丝桐的优雅,白居易说“蜀桐木性实,楚丝音韵清”,真是天然的绝配。具象的美和想象的暴力的综合,完成一种力与柔的佳构。昨晨又听李祥庭的《广陵散》,他指法很快,力道也够,眉间结了一块,我不知道那一块叫什么,人生大意都在那一块郁结里,让人欣赏,又怜惜。整曲《广陵散》他举刀乱砍,误伤他人。再听他的《春风又绿江南岸》又不同了,桃花开柳絮白都在里面,心旷神怡也在里面,疏密有致,情绪平和又张扬,柔曲,婉转。李祥庭是吴景略的弟子,是当代大师了。


这一向喜好搞对比,对比听管平湖的《欸乃》和陈雷激的《欸乃》。一曲欸乃,在管平湖弹来,有划桨入水的水内部的声音。而且气势一直是平缓的,哪怕高音,也克制得很好,没有过度的激越。这一曲最好听的也是缓慢之后那突然的高音,冲起来一个浪头,闷声,清彻。管平湖中正平和,蕴籍正在于收敛,又强悍,又强悍又收敛到你看不到强悍。管平湖手里握着古琴文化的精髓,其实叫古琴精神。同样《欸乃》陈雷激不一样。但陈雷激不弱。他的声音自信,来去爽利,音精准,没有浮着的音质,笃定,下手狠准稳,而且有突如其来的放纵,尤其是高音处,跟管平湖处理是不一样的,自信。在此曲,我更喜欢陈雷激在高音上的处理,突然难抑的一个浪头,激越,奔放,干净利落。非常激动人心。陈雷激自信地用了“别调”,他的别调让人喜欢。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陈雷激用一张著名的唐琴“太古遗音”演奏一曲,末尾用了《广陵散》手法的首创曲子艳惊世界。他有一张留学法国穿着西装的照片,如此这般的揉杂了新与旧、洋派与古典,仿佛徐志摩的新诗,仿佛《新月集》的气质,不像现代人。我看李祥庭演奏录相,神情也不像现代人。


音乐真是一种比文字更耗费精力的东西,光是听一曲,就花去大半天,而且如果发烧了,就会一进去反复听十数遍,一整天都在里面呆着,别的事就别想做了,而且还没有止境。这样光是听,就已经让人行到水穷处了。古琴真是一种让时光停顿的缓慢的艺术,古代的人,没有手表没有闹钟,不上班,就一天天坐在花园里听琴或弹琴,做针线,余事不想,人的一生掷进琴里,像一滴水那么可怜地汇入大海,无比渺小。而我这样听听琴或流行曲,就已经觉得是对时间的大不敬,是玩物丧志。音乐有时让人感觉人生没有希望,可是有希望的人生还是一样结局虚空了。


听马常胜奏的《古风操》数遍,跟网上佚名的对比着听。觉得马常胜奏琴蛮不错。心境清旷,又颇沉稳,古风盎然,又把古意弹出了清纯剔透之感,越过秦砖汉瓦,越过唐宋丝帛,一个隐居于闹市一角的现代人接过了古朴之风。希古崇古是元人风气,是对淳朴真纯的怀念,是一次次推倒之后的重建。这反映在元代画坛,出现了倪云林这样心境洁净到天然一尘不染的画家。这古,古的是心境。而马常胜弹着《古风操》孤独向吉它曲《水远山重》、《碧云深》,不知有汉无论魏晋之地走去。注定与世隔绝的内心,注定清寂的生活,注定孤独向上的情怀是与这个都市格格不入的。马常胜用力在抓古琴文化的一些东西,他能这样理解传统音乐,并且如此追索,已属不易。《古风操》是他的琴曲里尤为成熟的一曲;《梅花三弄》也较纯熟,只是我不喜欢后期制作里诵诗的人声,是画蛇添足。之后又听他的《流水》,在七十二滚拂的泛音时,仿佛不小心打翻了墨汁,甚至有碎瓶子的尖锐声音,开始不忍猝听,略过几天听这儿的躁急和无措,竟然听出了火气之美。姚炳炎(马常胜老师姚公白的父亲)说什么是“炉火纯青”?年青时没有火气,老了怎么纯青?年青时就轻微淡远,待老时那淡就成了寡淡。这和我的观点相像,哪怕矫情,诡异,偏锋,极端,浓烈,那就让这些风格尽兴,哪怕它会产生刃已之力。主要是我听管平湖的弹奏听太多了,都数不清。深入心里的,都是管平湖。派系不同,功力深浅的不同,这样对比着听饶有兴味。马常胜此曲的滚拂是蜀派技法,这让我联想到大喇喇、惊叉叉的川剧,莲花落,碧裙飞,四川人的艺术总像麻辣烫。有乱石穿空的狂乱。

哀凉在心,哀凉在古指之端。欢喜在心,欢喜亦在古指之端。是为悲欣交集。这年代还坚守着古琴的离群索居的人肯定内心悲欣交集。
只是听琴,不厌其烦。这是退到最后的奢侈品。听琴只是即兴的生活方式,想听了,必去沉在琴音里,如同溺水。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