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当代中青年女书家十批评书之六  

2010-06-16 12:24:55|  分类: 剑胆风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代中青年女书家十批评书之六--蔡梦霞

(蔡梦霞,女,汉族,1972年7月出生于广西南宁,祖籍江苏泰州,中国书协会员。1989年始,师从黄泓、陈国斌、张羽翔老师学习书法篆刻;1993年考入浙江美术学院国画系书法篆刻本科专业,师从刘江、章祖安、王冬龄、祝遂之、陈振濂、陈大中、韩天雍诸位老师,其中陈振濂教授为班主任,1997年毕业并获文学学士学位;2002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跟随王镛教授攻读硕士学位,2005年毕业并获硕士学位;2005年考入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部,现在跟随王镛教授攻读博士学位。)

    书坛中人知道蔡梦霞这个名字是和“广西现象”联系在一起的。现在,“广西现象”早已烟消云散,所谓“现象”,它的命运就是如此。这个书坛可以使一些皓首穷书的爱好者藉藉无名,也可以使一个小青年一举而为天下知。存在就是合理的,这似乎无须探究其中的瓜葛牵绊,出奇制胜、出人意料,现实就是如此。值得我们探究的是一个人应运而生之后,许多年过去,是销声匿迹还是继续着精神的历程?
    蔡梦霞继续在走着自己的艺术之路。她的涉及面比较广,很大一部分取材于民间书法。她的创作情调是趋于开张浪漫的,行笔痛快,大起大落,不拘小节,使观者有一种粗朴粗野的感受。落笔泼辣,笔头很重,着意于整体的变化,趋于民间的、不衫不履的,如深山道士草衣葛履,或如武库初开,矛戟森然。
    另一方面,她也能用细腻笔触写篆,线条委曲婉转,但不是她表现的主导方向。
    民间书法有一个很耐人品咂的地方,就是无拘束,有趣味。蔡主要也从这方面来体现,不求端庄周正,也不求收拾细致,排列左倾右倒,颠扑无算。就是金文这一类古朴深沉之作的意临、创作,也都由于个人意愿,使笔调趋于夸张、任意。因此可以看出,创作中由情遣笔,以心驭形,超过法则所约。从蔡的创作中可以联想有这么一批人,走在放纵情怀的路上,体验创作情绪的无羁之乐。这其中就包含了与传统审美趣味较大的差异,还有更多的我行我素的放旷。
    现在,我们从作品出发来谈一些问题。
    一个人阅历越丰富,对于全局的重要认识就越增强,就越能思考,从全局来遣笔墨。古人说:“气象混沌,难以句摘”,又说:“秦汉以前,其气浑然”,都是从整体上言说,而不能因小失大。蔡创作的一些作品可谓之奇,但伤于不谐。模式大抵如此:通常是方笔、方块的碑味楷书,而后一定要夹杂一些流动的行草,而后交替错杂。此类游戏,唐《裴将军诗》已表现在先,板桥也尝试过,除了突兀而起令人惊愕,别无他。李渔曾说:“可见非奇不传。新,即奇之别名也。”从整体观,格调不同,笔调不同,情调不同,不是顺畅而为,而是有谋划、安排,简言之,制作刻意而已。有的局部的确精彩,但置于此时的整体环境,越是凌驾于全局的精彩,就越是败笔。王若虚说:“须是典实过于浮华,平易多于奇险,始知为本。求世之作者,往往致力于其末;而修身不返,其颠倒亦甚矣”,想想“广西现象”始兴,有理论家撰文大为赞赏,不知弊之至此,末途也。清人哈斯宝认为,“文章之妙不在于事先可料变化反复,而是在于事出突然且又合乎事物”,作书也得行此道。
     蔡梦霞的行草泼辣老练,但用笔过于随便、粗砺,由此而集中表现了散乱残破、狼藉不堪。创作有文野之分,野犷、野趣不失为一种美,它是韵味上的一种体验,而不是因此而用笔不精。明人费经虞认为:“先贤有个微妙精深之秘诀,长老相传,历代宝之,今以遗子,子善守勿失:一起便一落,一露便一藏,一到便一转,一过便一舍”,如果都没有相互牵制的规矩,那真是野狐禅了。这类凋零残破的用笔大有子路未见孔子时气象,相比之下,蔡的小楷因为小而知敛约、慢其速度,也就细致一些。
    学民间书法都走散乱之路,显然是一种误解。
    观蔡梦霞大字作品,感觉太用力,太用力导致不平和。譬如书写中让人感到滥情,表现太过,抒发过于奢侈、夸张过于远大。有些笔画的伸展雷同,表现太满、太实,凌空蹈虚的楔入太少。相对于激情创作,平常心会更朴素安然,适当和顺。就像边跑边唱,越放纵就越走调、越离谱。
    我曾经认为不同年龄的人在笔下要表现出此时年龄段的理解。对于蔡这样的年龄,放纵恣肆或者游戏一些似乎也正其时矣。不过我还是认为不能因放纵、粗率而失却应有的美感,它可能积郁成不良的习气,习气令人难以摆脱。(朱以撒)




  评论这张
 
阅读(19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