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范曾:中国国画之美(上)  

2010-04-05 20:08:20|  分类: 水湄的画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江山如画范曾:中国国画之美(上)/引用

引用

乘成范曾:中国国画之美(上)


 主持人: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请出范曾先生。

  范先生,由于你又要讲书法,又要讲中国诗词,还讲中国国画,而且您还在别的地方有些造诣,我很难用某个“家”来概述,只能说范曾先生,我不知道您这个头衔,哪一个您更喜欢?

  范曾:头衔啊,范曾吧。

  主持人:好。为什么呢?

  范曾:因为一个人很难用个词来概括他,比如说范曾是个书法家、画家,或者诗人,等等,其实这里面都无所谓。重要的是,范曾这两个字,我想比诗人、画家和书法家都重要,如此而已。

  主持人:范曾这两个字比诗人、画家、书法家都重要。

  范曾:对。这个节目叫“我们”,说明这是我和大家一起做的节目。我先和你们交融交融,今天谈的是中国画之美,请诸位用最简单的语言,甚至一句话来说明什么叫自然。

  回答:我觉得自然就是生活。

  回答:自然就是大自然,是客观存在的景物、人,自然就是美,自然是最简单概括最真实的。

  主持人:我请两个小朋友。你看我们每天都说热爱自然、回归自然,自然一点,你们怎么理解自然呢?这位小朋友。

  回答:我认为自然就是自己表达自己,而不虚伪就是自然。

  回答:自然就是随意,只要随意点我觉得就是自然。

  范曾:人们从生活周围谈到自然的性质,同自己的行为规范谈到自然的含义,同人文的角度谈到自然的重要。我想自然用最简略的语言讲,就是自在而怡然的大存在。它为什么存在?因为它天然合理,因为它恰到好处,它不需要人们主观的给予它什么。为什么?它不是人创设的,不是人构想的,它在亿万世代以前已经存在在这儿,自在而怡然的存在,所以叫自然。为什么叫大存在,宇宙到底有多大,时间从什么地方开始,从中国的老子到今天的霍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时间可能有个开始,在一个起点,这个起点是个什么东西呢?它是个看不见的,一个无度无穷大的存在。再一个,速度无限快的条件下爆炸。宇宙大爆炸的理论很有着像中国老子哲学的无中生有。霍金讲,宇宙这个起点,当它爆发以后,它无限扩大,在现实里,我们仅仅可以通过红线的往外看到有些恒星在继续远离地球。霍金讲,我们是不是要在试验里做个试验啊。如果可能的话,我们把太平洋所有的水提炼出中水,让它在瞬间爆炸,可能你们能够依稀看到一点宇宙大爆炸的痕迹。可是遗憾的是,人们再也不会测定出这个试验的结果,因为地球早就没有了。所以讲,宇宙大自然大不可放。我们在宇宙面前,唯一的选择是什么?敬畏。你想,我们每个人,有时候内心都会偶尔有着膨胀,会觉得自己存在的价值多么伟大,地球只不过是一粒微尘,我们是微尘中一个很小的生命,这个生命的存在是价值,我想诸位急切所闻??就可以,而不要过分的患得患失。这是谈到自然。谈到古典,我请问诸位,什么叫回归古典?

  主持人:古典,这个词对于我们来很熟悉。香港的朋友们。

  香港嘉宾:古典应该就是跟传统,从渊远的历史一直下来,都是用同样的风格表达的一种方式,我认为,比方说有一些建筑物,或者是一些画,或者艺术品,我们有一个感觉,觉得它很古典,因为它是有历史的,这个是我认为的古典。

  主持人:旁边那位朋友呢?

  香港嘉宾:我认为是必须要充分的学习和理解感悟古人的那种心情,包括历史背景,来了解古典,才能够懂得古典的内涵。

  范曾:好,回答的好。

  主持人:他们两个人回答的都很好吗?

  范曾:我觉得还是从鼓励为主吧。我们讲回归古典,不是复古主义,因为古典也是一个博大精深的,大不可方的存在,我们回归到古典什么地方去?这却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我想,东方和西方都曾经有过一个寻根的行为,中国的回归受到唐宋文化复兴,西欧是回归古希腊那种人本主义的精神。

  主持人:范先生就您的理解的话,自然、古典,这几个字比较简洁的理解,或者说打个比喻的话会是什么样子?

  范曾:自然,就是自在怡然的大存在。古典,就是各做一个相当的朝代,来追溯那时候的辉煌。

  主持人:今天是国画之美,你在回归古典、回归自然的基石上来讲这个,我觉得非常有意思。现场的观众是对您的画都有了解的,但是还有很多的,上千万的电视机的观众朋友,他们有的时候可能对中国国画不是那么了解,可能知道的不是太多,如果能够通过您今天的讲座,能够让他们产生兴趣,并且能够喜爱,那就是我们特别希望能看到的。

  范曾:我希望来做这个。我先讲中国画,中国画是哲学的。怎么中国画不是毛笔画,中国画怎么是哲学的,中国人和西方人的思维,我们大体上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五世纪到公元前三世纪,所谓东西文化两个大的卓兴时代,东方的和西方的,在他们开始他们方法就不一样。东方的是经验主义、感悟主义、归纳主义,然后能够达到一个天人合一的境界。而西方是重逻辑,重演绎,重天人二分。中国人有天的感悟力,庄子讲“一尺之椎,日取其半,万事不竭”,一尺的棍子每天取一半,你取万事取不完,这种感悟力是中国人对逻辑学不太重视。西方人不这样,西方人从实验室里开始试验,必须有个逻辑学,什么叫逻辑学?有假设、有求证、有结论,所谓逻辑。西方的逻辑学就使西方的数学得到很快的发展。中国没有本质意义上的数学,汉代,有九章算式,有周髀算经,可是这是种算术术,而不是假设、求证、结论,归结问题,1/2+2/3+3/4+4/5等于多少?抢答。

  主持人:有数学好的同学吗?数学好的朋友们。这里面都是文科类的。

  范曾:别说文科类的了。我上次在清华大学,读理科类的,我说你们数学不错,没有一个人能答得出来。我说我答给你们听。等于二约六十分之四十三,如果不信的话大家回去可以算一下。这是我想出来的吗?不是,九章算术里的一个题目。说中国古代,人聪明,有感悟,算术熟,他就能够发现发明很多奇妙的东西。比如说中国建构书,钩心斗角。在阿房宫里,一个钉子不用,勾着心对着角,一拉,最后一个建筑起来了。一个钉也没用。智慧、感悟,精密的算术术,中国有吃亏就是什么呢?中国的固然,历史上有非常多天才的发明,可是往往因为人亡而道衰,人死了道衰了。西方就不存在这个问题。所以办法比较笨,用数学慢慢算,最后算出来了,算以后出来,公式就存在那儿了,存在那儿了以后就可以用,人死了没有关系,“马科斯维尔福”已经死了200年,可是“马科斯维尔福”方程继续在起作用。如果没有马克思维尔福方程的话,今天我们这个画图,到宇宙飞船都不存在。我为什么谈这么多呢?我们在这方面对中国古典的哲学上,它的感悟的体系是这样的状况,有这样的分析。可是不要忘记,中国的哲学本身有启发智慧的性质。比如讲庄子和会师这个辩论,庄子说鱼很快乐,惠施讲,你不是鱼你怎么知道鱼的快乐?庄子说,你不知道我,你怎么知道我不知道鱼的快乐?庄子在辩论的过程里进行了概念偷换,为什么中国人聪明,因为有中国古典哲学中“启智性”在起作用。为什么“启智性”的人群非常容易拿来逻辑性的人群他的创造。因为智慧足以使我们把他们按部就班研究的东西很快吸收,很快了解,而且在新的基础上创造。这就是中国,经过30年改革开放能够走过其他资本主义国家数以百年、二百年道路的原因。不能不感谢中国文化的“启智性”。另外,从对绘画来说,那就太重要了,因为我们绘画不需要那么样的逻辑,不需要那么样的推延,中国绘画重要的是你能感悟,而是感悟庄子所提供了我们非常多的最重要的认识。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四时、四季、万物,都有它的自然道理,这个自然道理就是天地大美之所在。中国的哲学家,它说一个花带深山里开放,我不知道它存在,但是当我看这个花的时候,这花的颜色就渐渐明白起来,它果然是个美艳的存在,西方的现象学,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这个问题。就是主观对客观的介入。所以中国人的智慧和感悟,当在哲学上体现而用到绘画上来的时候,那个绘画就得以无穷,老子哲学里有,老子哲学知其雄而守其雌,知其白而守其黑,笔墨笔墨,加上宣纸就是黑和白,宇宙在没有起点,没有爆炸以前,到底是什么样子?据霍金猜测,那时候是无法言说的,一片完全无色彩的光亮,这个光亮很白,等于说宇宙能量的渐渐的散射,它渐渐会坍塌,会缩小,最后到宇宙黑洞,那是黑。知白守黑,从最大的宇宙来讲,它也逃脱不了黑白。我们中国人智慧就在于知白守黑,诸位可以看看我的画,我的画上空白是多么多,因为我知道这个白和黑同样重要,就宛如一位伟大的建筑师,他难道是在建筑一个建筑吗?他是在树造后面的一片天,建筑家的伟大不仅是建筑漂亮,而且建筑后面的一片天非常漂亮,这是伟大建筑家必须追求的,中国画家不要在画墨的时候忘记了这个白纸,中国画要求的是以少许胜多许,以最简略的语言表现一个最丰富的内容。现在我请我的一位博士生来回答一下我画这张黄宾虹的过程。

  范曾学生刘波:非常有幸作为先生的学生亲眼目睹了先生画黄宾虹的全部过程。先生在画的时候,他先上去以后不是从眼睛开始,而从眼镜开始,眼镜首先就画小了,在后面看到的时候非常惊讶,怎么眼镜画这么小,可是你等他下面把眼睛开始,眼神画出来,然后鼻翼,然后胡子等等,头颅出来以后,你感觉他再造了一个黄宾虹,我觉得没有一张照片提供的是这样子。他大概想象,根据他对黄宾虹的研究,根据他对黄宾虹绘画的理解,重新塑造了一个黄宾虹,你现在再看,寥寥几笔,他的性格完全在里面,黄宾虹的精神在里面,我想不是一个物质上的形象,更在相外之神。谢谢!

  范曾:我补充一点,从开始画眼睛,到最后完成,20分钟。20分钟其实画的是痛快淋漓,一种内心的快意,刚把黄宾虹的脚画出来,我自己欢呼“好”!完成了。

  主持人:这是范先生的照片,香港的朋友能看得到吗?从我来看,跟黄宾虹的精神气质有非常相通之处。范老师您觉得有吗?

  范曾:他的命比较苦。

  主持人:您的命比较好。

  范曾:比较有福气。我遇到改革开放30年,他还没遇到。

  主持人:但是那个精气神和内在的精神气质是很相似的。

  范曾:对。

  主持人:虽然这是照片,那是画。

  范曾:看看八大山人的鸟,一看这个鸟,他囚曲着身体,寥寥几笔,把鸟的全部的内在生命表达的淋漓尽致,这种精神力量,那种内敛性,内在力量无穷大。这是八大山人画的老楚,这边画的荷花小鸟,你看八大山人用笔,到了什么地步呢?到了一个简略得无法再简略的地步,就是用最最简略的语言表现最为丰富的内容。你们讲,我们要现代化,要和世界接轨,一接轨,我们接到西方哪条轨上?接到西欧古典主义艺术,那是优化。接到现代在的轨上,那是见鬼,是不是。我说我们要走上现代,典范尤在,八大山人画,不因为经过380年,他不保存他的青春,他永葆他美妙的青春。你先接近这个轨然后再说。

  主持人:有没有问题。我们远道的朋友,香港的朋友,刚才范曾先生讲中国画是哲学的,在这样一个前提下讲的中国画的意境美,你们几位有没有问题要请教范老师。

  香港嘉宾:范老师,其实我听到了你刚才一直提的主要都是哲学,你说回归自然、回归古典,其实全部里头很多的都是关于人生,人跟大自然的关系。大部分的人可能就是因为不了解大自然,也不了解我们的古典,所以没法真正去了解中国画以及中国的文化了。

  范曾:你讲得很对。今天我为什么要放开去讲,主要是能够拓展人们的思维,堵住知识的妄言,因为现在好为人师的不少。其实对中国西方他都不了解,在那点点画画,上当的首先就是你们青年人。这就是我今天为什么谈回归古典、回归自然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要起第一个法门,打开这个方便法门大家就能进去。你进了以后再追求微妙法门不晚,今天我讲哲学也是这个道理。

  主持人:高严先生,作为青年画家的画和范老师在年龄上是有一定差距的,您赞成他刚才说的这些吗?

  高严:我赞成,我说一个简单的例子,外国人为什么画不好中国画,就是他不懂得中国的历史,如果我们没有传统的东西、没有根基的东西,他都不会有生命力的。当代的艺术,范老师讲,指指点点,可能会忽悠人,可能不会留下很久,历史会证明这些。

  范曾:讲得好。因为西方人,或者日本人,他对中国的文化的了解,他总是隔了一层。比如说在日本明治维新以前,他是全面的学中国,明治维新以后,他全面学西洋,他们派了很多遣随使到中国来,到明代还派留学生到中国来。中国曾经非常牛过,大家不要以为中国现在这么发达是真的后来居上,不是的,本来曾经居过上。唐代一个长安,有40万外国商人,整个一个城给他们居住,比深圳的外国商人都多。所以日本人对中国文化的羡慕和崇拜很自然的。明代那时候有个“雪舟等杨”到中国来留学,到明朝来学南宋的绘画,回去以后成为日本的画圣。结果我到日本一看画圣的画,我总觉得隔了一层,和中国人不太一样。同样,西方人最初了解日本画是从明治维新以后,世界上还有这么好的画,你想,西方人又没有尖头的毛笔,拿着水彩画笔临摹,他学日本画,日本学中国画,这种文化的阻隔都有很大的问题。诸位在座有信服,你们欣赏中国的美,有个天生的血脉里的DNA的基因,有一个文化的RMA基因,所以你们比较容易接受。

  主持人:范老师,我刚才听到您说中国画是哲学的。这个讲座的过程的确长中国人的志气,而且让我们深爱中国文化。但我听下来好象有一点点中国文化高于西方文化的感觉,也许我的感觉是错的。

  范曾:西方有高于中国的地方,比如说西方的逻辑思维,演绎法、科学的发展,中国有高于他的地方。中国的感悟思维、中国的归纳法、中国的天然合一,这个是我们优于他们的。他们优于我们的地方,因为凭着中国的智慧,比较容易拿来主义。西方人的逻辑思维拿我们感悟的东西比较困难。就是这样一个道理。

  主持人:最后其实我们还是优于人家。他的我能拿来,我们的他拿不走。

  范曾:也不是完全拿不走,要用点功也行。

 

  主持人:总之还是比他拿的容易

  范曾:中国画是诗性的,中国画有诗的意味,严羽在《沧浪诗话》里讲,诗有别趣,非关乎理,诗 有它独特的趣味,它和逻辑思维的理有不同。非关乎理,就是讲和它关系不大。大家知道中国文字用字讲究,我希望诸位多背点古文,多背点古诗,你们就不会成为电脑型知识分子,电脑型知识分子是打开电脑,万物皆备于我,关上电脑,头脑一片空白。非关和拒绝是不一样的,非关意味着一种游离,和理有所游离,这个游离对于中国画家来讲非常重要。我讲个游离的例子,清朝乾隆年间,扬州画派一个画家叫郑板桥,他说心中之竹已经不是眼中之竹,我画画,我笔下之竹又不是心中之竹。他经过了认识和体现的三阶段,看竹、体会竹、写竹。西方是这样吗?叫他画个西瓜,眼中是西瓜,和心中西瓜一模一样,画出来的西瓜和西瓜一模一样,光线都没有差。眼中之瓜即心中之瓜,即笔下之瓜。他画的西瓜会产生食欲。中国人 徐渭画的葡萄,你会产生食欲吗?不会。他画的几个叶子,潇洒跌宕,画几个圈,葡萄,你看真是像葡萄,葡萄神情妙极了。可你没有食欲。能够引起人们食欲的绘画可能不是太好的绘画。能够引起人们精神感发的绘画可能就有意味。为什么?中国画非关乎理,都要和理有一个游离,这才是高手。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他说人们用不朽的生命,对永恒的理念回顾,需要一个方法,这个方法的名字叫“逻辑”,他自己没完成,可是到他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完成了逻辑,柏拉图有句名言,世界万有是永恒理念的魔法,因为柏拉图当时看不到中国画,柏拉图看到的是古希腊雕刻,希腊雕刻美伦美奂、无与伦比,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里讲,古希腊雕刻,帕格尼尼小提琴达到一个无可伦比的,就像罗格讲中国奥运无与伦比一个意思,至美尽善,它是模仿这种永恒理念。那么中国人想的,他也知道我在画这个对象,也离不开这个模仿。可是中国的模仿它是种灵智之域的模仿,是用心灵领域的模仿。而这种灵智和心灵领域的模仿,他能超越一些客观的如实的模型。我们对一个事情要诗意的裁判,那诗意的裁判是什么?就是要永葆自己心灵的情态自由。您不是要自由吗?经常有些学生旷课,讲我这是独立之意志和自由之精神,这叫自由吗?这不叫自由。自由大概有三种:一种,理性自由,你对科学规律的认识;第二条契约自由,社会有法律,你依从法你很自由,你不依从法举步维艰。我今天要提到的心灵的情态自由,心灵的情态自由,那随便你怎么自由,这属于你个人。这个情态自由一定要你诗思当如天岸马,你的诗思像天岸的行马纵横驰骋。就像苏东坡在江上,浩浩乎如冯虚御风,而不知所向。这种感觉在画画中你没有的话,你不行。读王维的诗“独坐幽篁里, 弹琴复长啸。 深林人不知, 明月来相照。”一幅静夜中,一个高士弹琴的画面出现了。这诗中有画,文人介入绘画就和唐朝以前不一样了。这些大的文人画家一下子把中华民族的审美从一个匠人的角度提升到一个文人鉴赏绘画的角度。中国文人介入哪一个领域,哪一个领域就月满中天,花开满树。文人重要不重要?重要。所以你们小孩儿要多读书,成为一个文人。文人就是中国古代一个士,要有知识。今天一定有经商来的,有没有?如果没有的话希望看电视的称为儒商。中国的诗,它的本性是情态的高度自由。人的情态高度自由,莫过于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儿,一个小孩儿的情态是绝对自由的。我们知道尼采哲学里有一本《查拉斯图特拉如是说》,他对五色牛村的人讲,你们起先有骆驼的性格,任重而道远,在沙漠里慢慢行走,无怨无悔,这不行。第二种状态,狮子的性格,狂风暴雨、风沙大起,做狮子吼,他说这也不行。他说你们要有赤子之性格,赤子之性格是什么呢?要若狂也、若忘也、若游戏之状态也、若万物之源也、若自转之轮也、若第一之推动也、若神圣之自尊也,具备这七点。若狂也,这个人狂,讲范曾狂,哪儿狂了?我挺谦虚,对我们导演。不过孔子讲,狂者进取,狷者有所不为。一个真正内心有一点狂劲的人,他勇猛奋进,在孔子看来也不无是个优点。若忘也,你一天到晚,即患得又患于失,一天到晚斤斤计较,那你会在痛苦中存在。若游戏之状态也,你说中国画家,要是拿起毛笔来就痛苦,你为什么要学画呢?拿起毛笔来是个快意的事情。若万物之源也,这就有一点 画家画画他眼中之竹、心中之竹和手中之竹是有区别的。这个手中之竹出来以后,就是万物之源。你的创造,而不是自然里摄取下来的。这个自转之轮也,就讲你的绘画、你的行动,是自己作主,而不是依从一个范本,而不是依从一个古人说如此说,他不是万物之源。第一之推动也,你画出来以后,你能够开启人的视觉的审美,你不要老生常谈,别人听了有疲劳感。最后,神圣之自尊也,很重要,刚才讲座以前,问我叫画家好还是书法家好,还是诗人好,我说就叫范曾。在我心目里,比这些事情重要的是这两个字,就是体现范曾。就是你的诗、你的画、你的书法,最终不是体现李苦禅、体现齐白石。我之所以讲范曾,神圣之自尊,也是童心的体现吧。不像那些老谋深算的人,一上中央电视台就谦虚半天,其实全是假的。

  主持人:范曾先生,您刚才说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他的好作品是不多的,那您的好作品有几幅或者是几十幅?

  范曾:还没统计。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您比如说举一张您非常满意的作品。

  范曾:后面四张我都非常满意,没有什么毛病。

  主持人:这四张是您最满意的?

  范曾:还有,不一一列举。

  主持人:您觉得咱这活着的画家里面,还有像您这样就是能够做到这样情态自由的,这种功力比较棒的人吗?

  范曾:情态自由倒是有。把墨水研上,往纸上一泼,然后名字一提,水点一甩,完成了。雨后,或者初晴,或者春之城,有的是,这个很容易找到。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