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范曾:中国国画之美(下)  

2010-04-05 20:03:25|  分类: 水湄的画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江山如画范曾:中国国画之美(下)/引用

引用

乘成范曾:中国国画之美(下)

 


  (《范曾谈中国国画之美》上期回放)

  主持人:今天是中国国画之美,观众朋友可能对中国国画不是那么了解,如果能够通过您今天的讲座,能够让他们产生兴趣并且能够喜爱,那就是我们特别希望能看到的。

  范曾:我希望能做到这一点。那么我就先讲中国画,中国画是哲学的。东方的是经验主义、感悟主义、归纳主义,然后能够达到一个天人合一的境界;而西方它是重逻辑、重演绎、重天人二分。第二,我谈中国画是诗性的。中国画它有诗的意味,读王维的诗,独坐幽篁里,弹琴复长啸。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一幅静夜中,一个高士弹琴的画面出现了,这诗中有画。

 

  主持人:中国画是诗性的,哪些朋友在这个课题下跟范老师交流。

  中国科学院国际科技合作协会教授 胡镇欧:现在大家都在讲创新。国画也在创新,创新怎么能够跟回归古典、回归自然、回归传统怎么能够结合起来。

  范曾:艺术永恒的标准是好,而不是新。如果讲你真正好,你能永葆厥美,新在其中,为什么?莫扎特作品到至今,永远我们认为是一种美好的经典,因为它极好。为什么中国的《二泉映月》一听,你就心旌为之回荡,就感到他的整个的说无尽地述说,他好。有人追求新,他立刻就显出其理念先行。他不是新在引导他,而是理念在引导他,理念先行了,感情并没有,你怎么可以画出好的画来。因此我认为我们一个人如果讲能真正地认识传统,真正地热爱自然,新就会渐渐地冒出来。什么时候一个人能够创新,不能定以时日,不能限以时日,也不能规定范围,说不定美学院这么多学生,没有一个出新的,说不定哪一个村野出来一个人画出来东西就了不起。这个都不是可以估计的。所以我们在自己思想上,不要老想自己要出奇要制胜,一想个性便无个性。现在认为的个性,你看那些画家们,一个个看样子也差不多,头发长长的牙齿三个月没刷,裤子上一个大补丁。可是本身基本功力不够,当这批画家作品都放在一起之后都差不多。这些人又要聚会,然后雄谈阔论,枯坐终日不知所云,这叫新啊?不叫新。所以我想好是最重要的,如果讲你创作出来的东西真正好,它一定是符合这个民族的整个的审美标准,符合大自然的根本规律。它一定是秩序的,一定不要以破坏秩序为己任。

  主持人:香港的朋友们有问题吗?

  中国美术家香港协会主席 赵美仪:标准应该是在新、还是在好,而范老师他强调了一定是好,而不是新。很多人是用市场价值来考虑更多的,范曾老师是怎么看待现在这个市场的?

  主持人:就是说市场和真正的艺术的评价标准,是有差距的,您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范曾:因为商人和画家也有区别。商人所看到的是利;一个画家,画画者,一定不要想到,我一尺是多少万,一尺多少万,他想的时候一定画不好。对于拍卖场,我从来没去过一次。有人讲,范曾是最早进入世界拍卖场的画家,这和我没关系,它进入也不是我知道的,结果进入的是两张假画。我打电话去,我说把它撤了,她说我们得问一下英国总部,我说两天以后,我打电话给你。

  两天以后,我给她打电话,我说总部有回答了没有。那个女的妖里妖气,不知道她长得什么样子,她说有必要回答吗?我只回答她一个字,好。其实我记者招待会已经准备好了,在国际饭店,所有的记者都在等待着我。我一去所有的材料都准备好了,第二天香港所有报纸全登出来,克里斯蒂(佳士得拍卖行)因为这一次损失几千万港币。对待商人的评价不是重要的评价,拍卖场也不是艺术的前途。寄希望于拍卖场的画家,我认为是很可笑的,自己好好在家里画,不要管这些,这才是个画家,真画人的心态。

  主持人:您能把一些带有诗意的画,有那么一两张给我们讲一下。

  范曾:诗意的画《后赤壁赋》,《后赤壁赋》画苏东坡和佛印。两个人在大自然里,我要通过这张画表现苏东坡一种豪放的性格,表现佛印和他的一种无间的亲密友情。

  主持人:您刚才讲到,中国画是诗性的时候,说是很重要是心灵的情态自由。

  范曾:对。

  主持人:这个情态是一种情景和状态。我很想知道您在绘画过程中,情态最自由的状态,是一个什么样的状态?

  范曾:庄子书上描写宋元君请些画家来画画,大家都正襟危坐、鹄立一旁,最后来了个人,讲我要画画,关起门来,大家不要干扰,他就关起门来在里面画。宋元君就叫人看他在干什么,结果他来个大裸体,他在屋子里自己裸体,很快意画画,我说这个就是中国大泼墨写意的、一种情态极端自由的,又不是想通过这个人来炫人耳目的。现在那些行动画派眩人耳目,光着屁股在山上,讲这是行动艺术。我想这个基本上公安局应该管理一下,有伤风化,对不对。我曾经表现过情态自由是什么样的,我就拿上毛笔、看着画纸、奔向画面,就几笔下来还不知道什么东西,然后远看,这是人物、这是衣带,好,一个深度动作出来了,上去,一完成,一张非常好的大写意出来了。可是有一条,你的基本功力有范曾这么高吗?你造型能力有我这样强吗?你没有,不行。所以讲一种状态,情态自由状态,各个层面有各个层面的状态,你画得还不行,可能你在情态自由的时候,能画得好一点;你成了一个很优秀的画家的时候,你情态自由画得更好;你成了个大画家的时候,你情态自由也许偶得,这个偶得一定不是很多的。一个大画家、一个大诗人,平生成功的作品不是很多,不要听那些评论家讲,这个诗人所有的文章,都是天张云锦,有这样了不起的吗?难。陆放翁《剑南诗稿》,有一万首诗里面,如果要我选的话,可以选出五十首诗,可以流传千古,这就是大诗人。你说每天李太白都能写出《梦游天姥吟留别》,每天都能写个《蜀道难》,怪了,不可能。这个是我们蘅塘退士眼力高,从他几千首诗里边挑出几首,所以成功的作品并不多。

  主持人:您刚才说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他的好作品是不多的,那您的好作品有几幅?或者是几十幅?

  范曾:还没统计。统计时间还为时过早,我想在三十年以后统计。

  主持人:到目前为止,您比如说举一张您非常满意的作品。

  范曾:非常满意的作品,后面四张,我都非常满意,没有什么毛病。

  主持人:一张是爱因斯坦。

  范曾:一张是老子出关,一张是钟馗骑马,一张是黄宾虹。

  主持人:这四张是您最满意的。

  范曾:还有,不必一一例举。

  主持人:刚才您还讲到情态自由的时候需要具备很好的技法,就像您这样的。您觉得咱这活着的画家里面,还有像您这样,能够做到这样情态自由的这种功力比较棒的人吗?

  范曾:情态自由倒是有把墨水研上,往纸上一泼,然后名字一提,水点一甩,完成了。雨后或者初晴,或者春之城,有的是。这个很容易找到。

  所以这个西方也一样。我看过几个德国的画家,这个服务人员都拿着一个桶,这其中有个大扫把一样的刷子在里面,他端坐、做深刻状,不深刻不行。然后拿起这刷子,一笔,这刷子就扔到一丈远,完成了。讲这个画对视觉要有冲击力,我不否认,对视觉冲击力很重要,这张画放在任何展览会上,它一定比其他画冲击,为什么?它的线条又粗又黑,这叫好吗?这不叫好,所以画画的一种情态自由,要在高度的理智约束下的,奔突的热情,要有理智和热情的高度统一,你才能出真正的好作品。

  也要谈中国画是书法,你们知道南齐的时候有个谢赫,是个很了不起的画论家。南齐谢赫有论画六法,其中第一,气韵生动,第二骨法用笔,这个骨法用笔到了唐代,就是张彦远在《历代名画记》里讲:夫应物必在象形,象形需传其骨气,骨气、象形皆本于立意,而归乎用笔。这个画家有没有一种意味,而归乎用笔,最后落实到用笔上,可见中国的笔墨,在中国画上的重要。可以讲中国的书法家,是中国画家的先导者,书法家对线条的悟性走在画家的前面。书法家和画家,他都是追逐自然的大的规律,追求天地的大美,而书法家通过最简洁的方法来表现出宇宙万物的,粗、细、快、慢,枯、荣、厚、轻,种种的都可以在用笔之间体现出来。而这种体现出来,对提高中国画的意味,有极大的关系。书画同源,同源于自然天地之大美,中国画它的根本,它是写意的,它是传神的,它是气韵生动的。有人不免要问范曾先生,那工笔画家画的难道不是中国画吗?是中国画,可你工笔画也要写出意思来,工笔画要从它意上来追求,而不要从它笔墨的繁琐上来看;写意画要从精微的地方要求它,而不要仅仅看到它粗豪的一面。

  比如我画爱因斯坦,从左眼的瞳孔画的,因为我画从来不打铅笔稿,一个瞳孔画出来,大家就惊讶,就一个黑点怎么回事。好,然后根据眼睛,眼白是什么造型,眼睛是什么造型,这个微妙感,如果你不掌握,你不能刻画得非常入神。然后眼球,然后一个眼睛,眼轮匝肌画出来,眉毛画出来,爱因斯坦出来了。非得有这个本领,你才可言写,你没有这个本领你言什么写,你做什么写意啊?做不到。这张画一个多钟头。

  主持人:范先生,黄宾虹的画用二十分钟,画爱因斯坦一个多小时,为什么你的绘画时间都那么短呢?

  范曾:中国画是兴奋的,中国画不靠耐久力,而靠灵感智慧之广。这个灵感智慧,它的持续的保持,你叫我保持灵感,二十分钟、三十分钟行,叫我保持两个钟头,我灵感已经没有了,就剩下操作了。所以讲中国画是兴奋的,中国画不靠耐久力,这就是中国文人的一种思想。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一俯仰之间,不亦曰万里之外,我写的成吉思汗这首词,沁园春,我晚上一个钟头写出来的这首词。别人写出词来,牛头不对马嘴没关系,范曾写出一首词来,要有一个平仄声错误,天下人也,鸣鼓而攻,你不才子吗?怎么写得平仄声都不对啊?

  主持人:人家觉得您是才子,你自己觉得是才子吗?

  范曾:才子不是很好的名声,才子很容易当,真正的学问人不容易当。一般人称这个人为才子,大体上还包含着另外的因素,行为不够检点,文人无行等等。这个才子有很多的不好的意义。

  主持人:您刚才讲中国诗是兴奋的,李苦禅先生是您的恩师了,那么您看他作画的时候,兴奋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范曾:他兴奋得时候就是噘个嘴,自己有时候好,还讲着好,可是苦禅先生这样的用笔是很难得的。你可仔细地回去再看李苦禅的画,一个画挂墙上,第二天不想看了,就几条线、乱七八糟点些点,第二天他就烦,一看躁。苦禅的画,每次看他画,他能停留你两秒钟,这就不简单,能够每天留你两秒钟,那么多少年过去还这样的话,他永葆着青春。

  主持人:我还想问一个问题,我知道您跟徐悲鸿先生的太太廖静文女士非常熟悉,而且您也跟她补了一些画,就是我就特别想清楚了解一下,他画那个马的时候,他那个兴奋的状态您听廖静文女士有没有说过?或者说画界有没有人知道这个的,因为他这个马是万马奔腾,蹄子抬起来的。

  范曾:如果讲一个画,需要别人说了才知道它好的话,就是它不是本身所给你的感觉。和音乐一样,一个音乐它也许你不知道它什么意思,可是你会非常欣赏它。贝多芬《第九交响乐》,一听你就感动,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他激动不激动、兴奋不兴奋,不待人言,画自己告诉你。

  范曾:好,底下我谈笔墨的根本性质。我们知道,老子书里有讲,上善若水,最好的东西是水,水的品质非常高尚,它可以居卑处危。低下的地位,一个小河沟它都可以过去;能容百川,又有巨大的力量,天下之至柔,驰骋天下之至坚。当水真的愤怒的时候,它把坚不可摧的东西给摧跨了;可当它波平如镜的时候,上下天光、一碧万顷,水是了不起的东西。中华民族是个农耕民族,普遍的人都爱水,所以是我们所崇拜的对象。因为水它的伟大,对农民来讲它是个润物无声的植物的饮料,对中国画家来讲水至关重要。水墨水墨,水蘸了墨,虽然没有涂颜色,它会使你感到春天的绿、秋天的黄、冬天的白。没有画颜色,这个水生墨,中国的纸是檀皮、稻草,这些都是水滋养出来的,这个纸是靠这些做出来的。而中国的笔墨到纸上它的渗透过程,水在起作用,这个水是中国画的生命,而这个水墨,又渗透到宣纸的后面。油画,你拿个油画笔在那儿画,它能渗透到油画布后面去吗?油画笔化工产品,它没有那种生命的联系,而中国的笔墨纸,有种生命的内在的联系,它到了纸上,水墨是那么样的融洽,升华出那么多美的东西。诸位看看几张画吧,这是郑板桥的竹子,郑板桥一辈子就画竹子、石头和兰花。

  主持人:我觉得您也能画得出来。

  范曾:努力一下可以。

  主持人:还要努力呀,这个竹子我们看得太多了,我就特别想清楚它好在哪儿?

  范曾:它好在哪儿啊?用四个字形容吧,清新、俊逸,这就是郑板桥的画的好处。对于他来讲,他认为竹 石 兰抒发自己一个清高的文人情怀足以。叫他画其他的不是不会画,君子有所不为、无所不能,小人无所不为、有所不能,小人叫他干什么都行,不会画的也画,画的丑不堪言,还出点怪题目,时间往昔、回忆。欣赏艺术需要文化,我给诸位讲,当你们文化水平真正提高以后,你会知道哪些笔墨是真正有诱惑力的,哪些笔墨是真正的使你感到心驰神往,也许你看了倪云林 这几棵树,这些石头一种境界,你有一点小的感动,你的修养更高的时候,你的感动会更大。你看倪云林这幅画,这个到底什么好,我今天没有办法非常清楚地给你们讲出来,它不像西方一个公式,可以说出来,准是那个可以讲出来的,就和他笔墨有游离了。道可道非常道,你能说出来道,可道已经有游离的关系了。中国画它是个很大的学问,我给你们讲它好在什么地方吧,首先它空灵、用墨不多,可是它厚重。有次有个研究生问我,范先生,什么叫厚重?厚重是不是墨涂得厚一点,就叫厚重。我说画的是地方,就叫厚重,画的不是地方,它不厚重。你说你咬牙切齿,拿着个笔墨、体力块足,一上去一根线条,我可以断定,这个中国的举重冠军拿了毛笔下的力量一定比范曾狠,可是我肯定他的线条没有我有力量。因为这个力量,不是种物理的体能的力,而是他内在的气韵的力。他虽然用墨不多,可你感到它厚、空灵、厚还有优雅,你看他的画有静气、没烦燥,没使你不安。你说一个画家来到世上,画出的东西老使人不安、使人烦燥、使人愤怒,你说这算是画家吗?他的画令人望而生怒,那你说这是好画家吗?绝对不是好画家;令人看了以后心灵平静,愿意安下心来慢慢体会,然后若有所思、心有所悟,又有所得,身心为之健康,走上更辉煌的人生,多好的事。这是浙江河姆渡一个陶罐,这个已经有了神韵,你看这头猪,画得多么地有趣,猪嘴往前拱,前面的腿还在往前抬,后面的头准备往前伸,身上他还创造性地给它来个图案。这张画是南宋留下来的梁楷的杰作,为什么讲它是杰作?因为虽然这样小的画,它放多大,都是一个像罗丹雕的巴尔扎克一样,块然而在,伟然而存,给你一种心灵的震动和感化。这个五千年前一个人面彩陶,你看这个雕刻,是远古先民的一种思考,你看他的眼睛里若有疑惑,可这疑惑中又浑浑沌沌,又感到没得到答案,有点茫然,这个茫然中体现出一个童稚的天真,还有他窝在那儿,像一些很憨厚的人,厚道、混沌、茫然、天真、憨厚、简朴,而这种天籁、神韵、简朴可以是我们中国文化的源头。这个源头,这种艺术的感悟,我想七千年(前)到今天,好像很遥远,可是那种感觉,和今天的真正的艺术家所追求的天籁、神韵和简朴,应该是相通的。

  主持人:我还是请远道的朋友跟范老师交流一下。

  书画家 卢志怀:今天我非常荣幸地听了范老师的讲座,也有个特别的意义,今天是我生日,所以我毕生难忘。

  主持人:今天是您生日是吧?那祝您生日快乐,谢谢您。真是不好意思,卢先生,我们今天的观众朋友,每一位都有范曾先生签好名的三个礼物。而您远在香港,离这几千里以外,今天又是您的生日,把这个《急就章》送给您,好。

  范曾:你以后再到我家去拿去。

  主持人:好的。那得签字。

  范曾:叫什么名字?

  主持人:卢志怀。范先生亲自给您签字,好。

  范曾:卢志怀先生雅正,范曾于演播厅,这个时间条件非常重要。

  主持人:对,您看一下。

  我们中央电视台的《我们》栏目,将给你把这个礼物替范先生给您寄过去,好吗?

  范曾:他不是坐在那儿吗?

  主持人:没有,他在香港。他们全部都在香港。

  范曾:这是影像。

  主持人:对呀。

  范曾:我不相信。

  主持人:这有什么不相信呢?

  范曾:他不就在旁边吗?

  主持人:对呀,就是旁边啊,这是科技的力量。

  范曾:科技的力量。

  主持人:对。

  范曾:看来我还不能轻视科技。

  主持人:对呀。

  范曾:我以为就在这儿呢。一点都不模糊。

  主持人:对呀,我们这个演播室是全世界唯一一个网真系统的演播室,而且不仅在香港。

  范曾:我刚知道,我告诉你,我真的刚知道,我以为他们就坐在里边,我说为什么不打开盖子。

  主持人:我们像这样的地点,在全世界这个演播室可以连接一百多个。

  范曾:我以为刚刚就送过去了。

  主持人:没有。您为什么说不走出来是吧?

  范曾:对,外面空气好一点。

  卢先生,我祝贺你生日。三十八岁是锦瑟年华,我现在七十一岁了,我经常跟人讲,一个人活到七十岁,如果再来一遍,每个人都是一个圣人。您是一位书法家,书为心画,您一定要充实您的心灵,多读中国古典的经典,多读西方的经典,另外在手底下要每天勤于笔耕,我想只要你持之以恒、积以年月,一定能成功。

  卢志怀:谢谢范老师谢谢。

  主持人:好,谢谢。您是非常幸运,因为范曾《急就章》这本书里面绝大部分都是他的书法作品。好,庞先生您请。

  网站编辑 庞熙贯:我很高兴来到这里,跟范老师有机会讨论。今天真的是真真假假,我就把这个真真假假跟范老师聊一下。范老师,你的画在这个市场上很多都是假的,所以你说怎么看这是假的东西。

  范曾:齐白石过去刻过的图章,讲学我者生、似我者死。我觉得这个有点太凶了,似你的也不必死嘛,对不对,还要让他活着。我就写了一个学我者进,变我者智。改变我,他智慧,似我者愚,完全像我的,比较愚笨,伪我者鄙,做我假画的人,比较卑鄙。网上统计大概有五百万张假画,我现在已经无动于衷了。可是假画还是很容易识破的,所有的假画拿到我面前,不需要全部打开,打开一寸就可以。画家画画,千笔万笔终归于一笔,他好的笔墨从开始到最后,哪怕一个点都是好的。过去王羲之和王献之的故事,王献之写字,自己以为很不错了,给王羲之看,王羲之在他写的上面加了一点,后来王夫人看到他儿子写的字,讲你这张字就这一点写得好。其实什么叫坏的笔墨,坏的笔墨就是从画面上跳出来的笔墨,就是坏的,因为它不在一个大的秩序之中,它不在你所构想的一个气韵之中。

  主持人:还有两位小朋友他们拿着画来的,给范爷爷看一下。

  这两张画给评点一下。

  范曾:这个鸡,我想可能他有范本,他如果没有临摹东西,它的嘴和眼睛和抬腿的动作不会想出来。可是这张画的优点就是它加入了一些童稚,有些天籁在里面,这个是好的。

  主持人:什么地方?

  范曾:譬如讲他很天真,他感到鸡的爪子应该画得大,他就画得很大,可是原本一定不是这样的。所以不要完全照着原本,现在年龄还小,画画时候可以更自由一点;这个丝瓜画的有点意思,这个泼墨的意思也还行,我想他接触过中国画家,如果他没接触过中国画家,他不会画成这样的,墨色已经懂得一些浓淡。

  主持人:这很重要,小朋友你很了不起,

  范曾:对。

  主持人:还有杨健民先生,您请。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杨健民:范老师今天讲课,我是非常容幸的能够参加,因为我今天来是很不容易的。我弟弟就在这讲课前十个小时癌症去世了,他临去世之前,他有一个要求,希望要一个范老师的画,但是我没实现。但中央美院的一个老师,给我临摹了您的一张画,他临终的时候,抱着那一幅画最后离开了我们,说明您的画,对我弟弟临终之前他想着您。我十分感动范老师对我弟弟临终之前的安慰,我今天给范老师鞠一个躬。我的年龄跟范老师差不多,我今年七十二了,比您还大一岁。所以我今天的心情,我是又高兴又悲,我今天受益很大,最后还是谢谢范老师。

  范曾:你刚才讲的故事,我非常感动,我愿意作为你的朋友。你的弟弟虽然是看到一张我的临摹,我想他以为这是范曾的画,我想我将来会送给您一张画。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杨健民:谢谢谢谢。

  范曾:今天先送你一本我的书,先送你一本我的书。

  中国传媒大学教授 杨健民:我这两天没睡觉,我一直是以泪洗面。

  主持人:我们也要谢谢范先生,让杨教授的心愿能够得到实现。杨教授,非常感谢您能来,从您的刚才的一个故事里面我们看到一个艺术家对人的心灵的影响程度有多么深入。

  范曾:所以这个艺术的问题,它是个心灵问题,他艺术家创造,是创造的心智之国,它所能发出光芒,也都能照耀你们的心智,这就是我今天所要讲的全部内容。

  主持人:今天范曾先生在讲了中国国画美之后呢,我想让我们记住这样几个句子:中国画是哲学的,它讲究天人合一;中国画是诗性的,它是心灵的情态自由;中国画是书法的,它浑然天成;中国画是兴奋的,它由灵感所至。范先生还说中国画的笔墨纸都来源于水,也就是生命之水;而老子也曾经说过,上善若水。今天范曾先生所讲的题目中间,有回归自然一句,自然是最真的;而今天的题目又是中国国画之美,所以我们今天是度过了一个非常愉快的真善美的旅程,那也就是艺术的旅程。谢谢范先生的时间,谢谢大家,谢谢香港的朋友们。观众朋友,再见。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