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用我家笔墨 写我家山水——齐白石的山水画  

2010-12-17 20:34:34|  分类: 水湄的画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大家分享这篇日志,我的看法是:评、画皆有意境,美不胜收。齐白石作为我国现代杰出的画家,名满天下,特别是对他的花卉虫鱼,世人几乎是无不知晓。而对他的山水画创作,却远远不如前者,甚至可说是疏于了解,少有研究,莫说是深入而全面的认识了。故而导致其山水画的艺术成就未有花鸟画之显。其实,齐白石的山水画与其花鸟画的造诣是同等高深,不分上下的。他的山水画与其花鸟一样,富于创新精神和生活气息,格调清新简古,笔墨豪放恣意,超迈前人,所创造的艺术形象拙朴简约,迥异同代,他的山水画是我国传统山水画的宝贵财富,是齐派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因此,对齐白石山水画应予以其花鸟画作同等的珍视。

 

作者:张永涛     广东省恩平市文化馆馆员     

作为我国现代杰出的画家和一代宗师齐白石,他的花鸟画,继承了传统,变革了传统,把传统绘画推到前所未有的高度,在中国绘画史上影响巨大,享有崇高的地位。然而,对于他的山水画创作及其成就,知之者就少得多了,若果能对其作专门评论和深入研究的就恐怕更为少了。

其实,齐白石是一个艺术全才,无论是花鸟还是人物、山水,都是无所不能,无所不精的,就他的山水画而言,成就并不亚于其花鸟画,甚至可以说,山水画的某些方面还超过了花鸟画。过去,人们谈论齐白石时总是说他的花鸟多而谈山水的少,那是由于齐白石在50岁后就已经逐渐少画山水而以画花卉为主,山水的影响也就渐逊了花鸟,以致终被其花鸟画的盛誉所掩。当然,齐白石后来少画山水,并非他不擅长,他对此曾说过:“山水不画、是不为,非不能也。”可见,齐白石对自己的山水还是十分自信和肯定的,不画,只是自己“不为”罢了。

既然如此,他又因什么而“不为”呢?究其主要原因是,齐白石时居的北平,画界保守之风甚浓,不少人以临摹仿古为能事,以笔笔有来历有出处而相标榜,并以此自命有书卷气。齐白石因来自乡间,出身于木匠,他的山水画又属戛戛独造,大异于凡格,自然受到了北平这些正统派山水画家的贬抑和排斥,他们贬低齐白石的笔墨“粗野”,攻击他的作品是“野狐禅”,从而形成了时人的偏见遂缺乏知音,只好改辕易辙。齐白石69岁时曾在他名为《柳浦秋》的山水册页题跋中也道出个中缘由:“吾画山水,时流诽之,故余几绝笔。今有寅斋弟强余画此。寅斋曰:此册远胜死于石涛画册堆中一流也。即乞余记之。”尽管是不乏知音,但毕竟是属少数而已,齐白石最终还是被迫放弃了画山水而专攻花鸟了。另外一个原因是他认为画花鸟比画山水来得便捷轻松,产量较高。他说:“我画山水,布局立意,总是反复构思,不愿落入前人窠臼。五十岁后,懒于多费神思,曾在润格中订明不再为人画山水。“他这样说也是情理中的,毕竟,齐白石当时是以卖画来维持生计的。

齐白石一生勤奋,作画无数,所画的山水虽远远不及他的花鸟多,但还是为后世留下了为数不少的妙品佳作。而且当中不少还是中老年时画的,并没有如他自己所言那样:“中年仅自画借山图数十纸而已,老年绝笔。”实际上,一直到晚年,齐白石对画山水都未完全放弃。

用我家笔墨  写我家山水——齐白石的山水画 - 画意 - 画意

齐白石的山水画别开生面,风格简朴清新,造诣非凡,尽管在北平一时遭到冷落,而慧眼识珠还是大有人在的,北平名画家陈师曾即是其中之一。他尽力帮助齐白石,使齐白石的山水画首先在国外得到认同和欢迎。齐白石曾在他的《自述》一书说:“陈师曾从日本回来,带去的画,统都卖了出去,而且卖价特别丰厚。我的画,每幅就卖了一百元银币。山水画更贵,二尺长的纸,卖到二百五十元银币。这样的善价,在国内是想也不敢想的。”这里所说的是他在60岁时交给陈师曾带去日本参加一次中日联合画展的事情,那次他参展的画就是以山水为主。经日本展览之后,外国人来北平求买他的画也就越来越多。作为齐白石的师友陈师曾推举挑选齐白石的画到日本展览,当然是眼光独到,绝不是纯属出于友谊或属于偶然之举。齐白石曾追述说:“师曾能画大写意花卉,笔致矫健,气魄雄伟,在京里很负盛名。我在行箧中,取出借山图卷,请他鉴定。他说我的画格是高的,但还有不到精湛的地方。”齐白石的山水画早有佳评,也可由此略见一斑,并非虚妄。

齐白石的花鸟画雄奇恣肆、天真自然,兼有文人画和民间艺术之长,而且格调清新,富于生活情趣,一扫当时笼罩画坛那种消极沉闷、僵化而了无生机的局面。同样,他的山水画也是大刀阔斧,简笔直陈,无半点陈腔滥调,更不见有“古之须眉生我之而目”的痕迹。他大胆运用粗犷的花鸟他手法写山水,往往是一挥而就,痛快酣畅,少有积染,迥异于那种反复皴擦的传统山水。他笔下的山水,造型简洁拙朴,构图疏朗单纯,色彩明净而意境幽雅清奇。画面,给人不只是可居可游,还有可亲之感。如果说,齐白石在现代花鸟画上开了大写意的法门,那么,他的山水画可以说是开了山水画大写意的先河。他虽然曾受明清以来文人写意画,尤其是八大、石涛和吴昌硕等画家粗笔山水画的影响,甚至可以说是在他们的基础上发展而来的,但是,齐白石的山水画比起他们而言更加粗放和简古,意象性更强气象也更博大。齐白石出身于木匠,长期做过民间工艺的雕花,自然影响了他的艺术观和审美取向。他的山水创作,走的是传统文人画一路,却是大大有别于传统文人画的。他的山水画,在强烈的文人画气息中又透露出浓厚的民间艺术情趣,他以朴拙生辣的笔墨取代了以往的淡雅清秀的文人画趣味。在艺术上他追求“神似”,讲求天趣和自然,反对雕琢和刻意求工。他最著名的艺术主张:“作画妙在似与不似之间”也在他的山水创作中得到淋漓尽致的体现。总之,齐白石自谓“胆敢独造”的大雅大俗山水,打破了清末民初四王末流一统画坛的沉闷局面,注入了一股清新灵动的气息,是具有振聋发聩之功的。这是齐白石山水画方面最为独特可贵的地方,也是齐白石艺术所有方面最为独特可贵的亮点。无疑,齐白石山水画如上文所说的不为时人所理解接受也恰恰是缘于此点。

现对齐白石的山水画再作进一步的分析,对他的特点和可贵处,就会更加清楚和信服。

齐白石的山水画取材十分简单和平凡。喜画南方山景水色,以乡野村舍之类最常见,几无层峰叠嶂与繁林复水的描绘,构成画面的形象元素,往往是一角溪岸,一两间草房,四五棵松柳或者几点远山;有的仅由一座小桥,添三两泊舟与几片鳞波而顿成妙境,引人入胜。他的山水章法多取空灵疏旷,画面留白甚多,以虚为实,在大开大合中寓合微妙的变化。画面意趣因此而生,境界也因此而高远。艺术上所谓言简意赅,以少性多应莫过于此了。曾有一位作者在一篇文章中谈到齐白石的作画构图时,转述了齐白石的四子齐良迟的话说:“白石老人作画构图严谨,笔墨讲究删繁就简,艺术效果不能累赘,精练到你想在画面上添几笔都不好添,想去掉几笔同样也去不了。”可见,齐白石对画面经营的苦心、认真及其所达到的高度。

取材平凡而章法讲究,使齐白石山水画顿显不凡和富有“奇思”,出人意表,而他的笔墨形态及造型特点,更是把他的山水画推上了奇趣横生的极致。笔墨和造型作为艺术语言的构成部分,它们既是独立又是紧密关联的。齐白石所画的花卉虫鱼,形象都是十分简约精练的,这是与其粗枝大叶的笔墨形式高度达成一致的。画山水,齐白石的笔墨面貌和总体风格与花鸟并无两样,他下笔绝不浮躁凌厉也无火气和刻板,墨落纸上,总是墨色滋润苍厚和丰富。他的画,看似画得很快,其实并非这样,相反的是他行笔沉稳而准确。著名画家郁风曾撰文说过:“他(齐白石)的笔运行很慢,并非一挥而就,但蘸墨蘸水用色之准确,真令人神往。”他写山,都是大笔直扫,墨色淋漓而浓淡自分;写地,也只阔笔铺陈,不事细描而意韵齐具。画中的山石,连一般山水画中常有的点苔点草也少用,只有一片简洁,一片明净,留给人的是更多的遐想。他写水,写云,或虚之以白,或只轻钩几笔,含蓄而幽远。写林木,特别是画松柏和杨柳,也是钩点率意而能朴茂天真,耐人寻味,绝无一点匠气。因此,赏读齐白石的山水画时,常常被他那清奇简古的意境和野逸豪放的韵味所倾倒,其原因不就在他笔墨的运用和艺术处理上的与众不同吗?齐白石在57岁时曾画有《洞庭君山》一画。这画就最具其山水画的特点,很有典型性。画面是立幅狭长式的。其布局为上中下三段式,十分简单。上部近顶处是一抹淡淡的朝霞和一点红日,中部偏上处画的是作为主体的“君山”,只廖廖几笔的点出,并不见太过刻意。而在画幅的下部偏右处,用细笔画上一帆小舟,破浪横过。船、山,一动一静,一细一粗,画面对照生动自然。为着打破画幅物体并列的单调,则在画面的右旁中下部题上一行长款,以统揽画面全局,避免气泄神散,此外,在画幅的右下角加盖了一枚朱红的印章,与画幅上部的红日遥相呼应,致使整个画面收到布局疏朗而不失谨严、景物简单而意境深远的效果。尤其精彩的是对洞庭秋水的描绘,画中更是不着一笔而有烟波浩淼的千里之感,真正是达到了“此时无声胜有声”的化境了。(见附图)

用我家笔墨  写我家山水——齐白石的山水画 - 画意 - 画意

 

 《洞庭君山》图虽仅是齐白石山水画以少胜多,以简胜繁的实例之一,但由此已足以证明,他艺术上的少和简,在生活体验和创作准备上恰恰是决不可少和绝不能简的。齐白石说过:“我画山水,布局立意,总是反复构思,不愿落入前人窠臼。”他又说:“山水要无人人所想得到处,故章法位置总要灵气往来,非前清名人苦心造作。”他的画简,并且简得出奇,能超越前人,的确是要经过不简单的磨炼和创造过程的。

“说话要说人家听得懂的话,画画要画人家看见过的东西。”齐白石这样说也一直这样践行。不画不常见的东西其实是齐白石的一贯艺术思想和主张。他认为:“所画的东西,以日常能见到的为多,不常见的,我觉得虚无缥缈,画得虽好,总是不切实际。我题画葫芦诗说:‘几欲变更终缩手,舍真作怪此生难。’不画常见的而去画不常见的,那就是舍真作怪了。”他接着又说:“我画实物,并不一味地刻意求似,能在不求似中得似,才得显出神韵。”齐白石在艺术上既不“舍真作怪”,也不“一味刻意求似”,他要追求的是“神韵”——传统绘画一种至高的艺术境界。神韵既然出自生活,就得多观察生活,多研究生活,多对实物写生。因此,齐白石在壮年时期还在湖南老家乡居时,就曾五出五归地作过远游,观览了不少山水名胜,并且,沿途画了为数不少的写生稿,也作了不少记叙他当时所见所闻或所感的诗文,其对体察生活的认真态度与对艺术的勤奋精神的确是十分感人的。他在记述这几次远游时说:“那时,水陆交通,很不方便,走得非常之慢,我却趁此机会,添了不少画料。每逢看到奇妙景物,我就画上一幅。”这些画稿作为他研究山水技法之用,也作为他日后山水创作的资料,后来收入到他最著名山水画作品《借山图》册中所画的洞庭、华山和桂林等景色,即是游历中的收获。齐白石画山水,最称道的是桂林的景色,他认为桂林山水既雄壮又秀丽。他说:“我生平最喜画桂林一带风景,奇峰高耸,平滩捕鱼,即或画些山居图等,也都是在漓江边所见到的。”的确,齐白石画了不少以桂林山水为题材的作品,他的画风也是这类作品结合得最好,发挥得最好。

在山水画的创作方面,齐白石既师法自然也师法古人,他孜孜以求,要独创新法,其最终目的是要“扫除凡格”,要超越前人,走出自己的路子,他最钦佩的是青藤、八大、金农、石涛和吴昌硕诸明清大家。他服膺这些画家,是因为他们在艺术上都是不拘绳墨的,是“胆敢独造”勇于创新的艺术家。这正好与他的个性和追求是相一致的。齐白石最不耻那些死守成法、陈陈相因的人。他说:“前人空会六法,而不能形神俱似,余深耻之。”他有一首山水画题诗是这样的:“山外楼台云外峰,匠家千古此雷同;卅年删尽雷同法,赢得同侪骂此翁!”再看他另二首山水题画诗文:“绝后空前释阿长,一生得力隐清湘;胸中山水奇天下,删去临摹一双。”“用我家笔墨,写我家山水。”类似的诗文和谈话还有不少。从这些,我们对欣赏解读齐白石的山水画,甚至对深入理解齐白石的山水画技法不无帮助。齐白石反对那些平铺细抹,只斤斤计较皮毛俏似为能事的人。“一笑前朝诸巨手,平铺细抹死工夫。”这是他题于山水画上的一句诗,他认为用“死工夫”画出的画总是刻板伤神,缺少生机和天趣的。当然,这观点也同样反映在他的诗书和治印理论及创作上。齐白石在山水画的创作上,用简约奇肆的笔墨技巧求得了“畅机”,实现了“不似之似”,用“我行我道”的艺术理念“扫除了凡格”,最终开创出一种格调高朗简古,气息清新自然,笔墨拙朴华滋,并具有鲜明个人风格与民族精神的,与齐白石总体艺术风格相统一的山水画路子,成为了“齐派”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

齐白石的山水画是对传统山水画发展了的山水画。如果把它摆放在他那个时代来审视,自不待言,就是把它摆放在当今的山水画创作中作比较,同样也是独特超群和清新动人的。他的艺术表现主义精神,艺术审美趣味以及艺术语言也正与当代艺术有很多不谋而合的地方,基于这样的理由,无可置疑,随着人们对齐白石艺术全面而深入的研究和认识,随着当代传统艺术的不断发展,齐白石的山水画一定会越来越受到世人的喜爱和珍视,如他的花鸟画那样,光耀中国传统山水画史。艺术理论家萨本介先生在《荣宝斋画谱·齐白石(山水部分)》的序文中说:“在一架绘画的天平上,从中间往两头看,一头是俗的话,另一头就是雅;一头如果是现实,那么另一头就是浪漫;一头是大写‘人’字,另一头就是自我超越的悟性。白石老人的山水画,可不是画家现成的天平所能盛得下的。他所画的是一种横竖不讲理,上下不着边际,简直可以说是一种谁也奈何不了的大智慧!”——“大智慧!”萨本介说得多好!齐白石的山水画不就是这么三个字的总结吗,谁还能再说什么呢?

 

 参考文献:

[1] 王振德、李天庥 .《齐白石谈艺录》.河南人民出版社 .1984年9月。

[2] 孟炎、 晋山.《齐白石绘画艺术道路刍议》. 载《中国美术家作品丛书·齐白石》.人民美术出版社. 2000年1月。

[3] 齐白石.《白石老人自述》.山东画报出版社.2000年7月。

[4] 吴言.《中国山水画通鉴·大朴不雕》.上海书画出版社.2006年6月。

[5] 萨本介.《搭积木》.载《荣宝斋画谱·齐白石山水》.荣宝斋出版社.1990年。

[6] 董玉龙.《齐白石及其绘画艺术》.载《花鸟画研究》季刊.2005年第3 期。

[7] 郁风.《齐白石的铁栅屋》.载《时间的切片》.河北教育出版社。

 

 

 

 

  评论这张
 
阅读(48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