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史海管窥——掌故中的管理智慧》序《潜水偶得》  

2010-01-04 16:32:05|  分类: 水湄的教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刘文瑞《史海管窥——掌故中的管理智慧》序《潜水偶得》

拙作《史海管窥——掌故中的管理智慧》已经由中国发展出版社于10月出版。下面是本书的封面扫描,在本人博客的地盘做个小广告:

 《史海管窥——文化积淀中的经营智慧》序《潜水偶得》 - 刘文瑞 -               刘文瑞的博客

本书在网易读书频道有部分连载。下面是网易连载的链接:

http://data.book.163.com/book/home/009200030001/0000FVXY.html

                                                                          潜水偶得

中国的史籍浩如烟海。在这个海洋里游泳的人形形色色。其中不乏有专精于一泳成名的职业比赛者,也有不求奖牌而寻求刺激的业余冲浪者,还有到海底探险、去极地科考、研究海洋生态、观测洋流走向的科学工作者,这些都是好手,本人不敢比拟。现实中更值得尊敬的是那些勤勤恳恳日复一日出海打鱼的渔民,是那些忍受着航海单调生涯去同风浪搏击的海员。同他们的辛勤相比,本人益发惭愧。尽管比不上这些人,但出于对历史海洋的喜爱,自己也会时不时地徘徊海边,徜徉沙滩,抽空扎个猛子下水,欣赏海底世界,乐在其中,有时在欣赏之余也拾一点别人看不上的贝壳之类。这本小书,就是这种漫无目标的潜水感想。

多年来,自己游离于历史与管理之间,有一些感悟。在《边缘琐语》一书里,自己坦诚这种在学界的边缘状态。正因为身处边缘,也就有了到史海潜水的理由和机遇。近年来,从历史角度谈论管理的多了起来,这是好事,但也存在不足。所以,潜水偶得,也不妨芹献于众,供方家一笑。

多数人论及历史与管理的关系,往往是从实用角度出发,看看历史能不能给现实提供参照和借鉴。尤其是以管理为业的专家,言及管理驾轻就熟,但毕竟缺少了系统完整的史学训练,所以拿历史的某个片段言说管理的时候,有时难免搔不到痒处。另外就是以历史为业或者以文化为业的专家,谈起典故轶闻一套一套,有的还在史学上有深厚的造诣,但缺乏管理学的熏陶,所以把史料用于管理的时候,往往流于肤浅的比附,甚至会张冠李戴。当然,任何人都有言说的自由,见仁见智是学界常态。况且,现代社会的分工越来越细,隔行如隔山是精深的前提。但是,我们总希望社会发展中能够在不同山头之间架起桥梁,使人们更方便地到不同景区游览。笔者这种边缘角色,恰恰可以作这种桥梁的铺路原料,但愿不要被某些压路机碾得粉碎就好。

培根讲“读史使人明智”,自有他的道理。英国学者柯林武德在《历史的观念》中认为,历史学是思想的一种形式,神学是关于信仰的思想,自然科学是关于外界的思想,而历史学则是关于人类的思想。历史学要回答的,就是弄清楚人类在过去的所作所为。历史学的基本方法,就是解释各种各样的证据,认识人自身。要知道我们能干什么,就必须看我们过去干过什么。说到底,管理必须从人出发,而人又是历史的产物。无视历史,就会受到历史的惩罚。藐视历史,可能会一时显赫,但最终会被历史所藐视。凡是试图把历史踩在脚下的人,多半会被历史踩在脚下。英国的那位主编过《剑桥近代史》的名人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有许多广为流传的名言,但有一句名言却往往被人忽视,即“历史的教训就是——所有人都不会从历史的教训中真正学到教训”。在我看来,如果把这句名言作为座右铭,那么,或许就能跳出“学不到教训”的圈子——世界上的事往往是悖论。

我们不可能割断历史,当我们试图走出现实的迷宫时,历史的路标一直在那里招手。一本好的历史书,可以使我们在喧嚣之中回归沉静,可以使我们在浮躁之后回归坦然。中国历史过于繁复,这种繁复表现在同类事情总在不断上演,如果就事论事,难免失于肤浅。了解点历史的真相,对于深化人的思维有好处。历史不是一个个事件的堆砌,不是一连串年代的累积,也不是一些叱咤风云人物的业绩账簿,历史是一种智慧。12世纪的法国中世纪经院哲学家伯尔纳曾经说过:“我们好像侏儒坐在巨人的肩头,我们能比我们的祖先看得更远,比他们的知识更丰富。然而,如果没有他们积累起来的智慧引导,我们将一事无成。”透过历史,我们才能更准确、更深刻地定位现实。

所以,以历史论管理大有可为,但是,不要期望历史能够给当代的管理活动提供现成的答案。比附式的解说历史,机巧式的套用历史,恰恰会失去对历史的尊重。比如在企业困难时期重新走一走长征路,仿照三大战役的方法搞搞推销,在《孙子兵法》中学一点减灶增灶的惑敌之术等等,在我看来,都属于小聪明,不属于大智慧。历史不会重复,但又在不断重演。从趋势的角度看,阳光下没有新鲜事;从具体的角度看,人不能淌过同一条河流。历史的功用,在于增进人们的智识思考,而不是提供现成的模仿范例。凡治史者,应当具备陈寅恪先生在审查冯友兰《中国哲学史》时所提出的“历史的同情”。陈先生言:“吾人今日可依据之材料,仅为当时所遗存最小之一部,欲藉此残余断片,以窥测其全部结构,必须备艺术家欣赏古代绘画雕刻之眼光及精神,然后古人立说之用意与对象,始可以真了解。所谓真了解者,必神游冥想,与立说之古人,处于同一境界,而对于其持论所以不得不如是之苦心孤诣,表一种之同情,始能批评其学说之是非得失,而无隔阂肤廓之论。”

对于经营管理来说,当代管理学发源于欧美,有着浓厚的西方色彩。这种管理学,有着强烈的工具理性追求,具有严密的数理支撑,这正是它的优势所在。现代管理绝不能排斥由工业文明产生出来的人类智慧,如果试图以中国传统文化来对抗机器大生产孕育出来的当代管理,那等于是用大刀长矛之类冷兵器对付飞机大炮。我们可以说毕昇的活字印刷术早于古登堡,但如果现在还要用木活字版或泥活字版取代古登堡印刷机,那多半脑子有点问题。然而,这不等于我们可以彻底抛弃或者割断自己的传统。从技术的角度看,传统的管理方法早已过时;但从精神的角度看,传统的文化积淀早已渗透了我们的血脉。管理必须有理性和技术,但不仅仅是理性和技术。对历史经验的探索,对前人智慧的领悟,恰恰可以弥补理性的单一和冷峻。

笔者曾写过一篇《业余读史》,其中说:“在当今这个浮躁、世俗、功利、实用的社会,当你有生活追求、有正经专业、有谋生之道的同时,在生活之余、专业之外读点历史,我相信,你能得到某种智慧的沁润。”历史可以板着面孔,也可以幽默诙谐。即便是穿长衫而不入流的孔乙己,也能给咸亨酒店带来生气和笑声。认为历史枯燥无味,实在是一种误解。庄重严肃不见得就是深刻,白话俗语也不见得就是肤浅。当今的所谓学术文字有一种很不好的倾向,就是以故作深奥的术语堆砌掩饰内容的贫乏,以貌似学术半通不通的洋泾浜遮盖思想的苍白。有些人穿了一身学术的铠甲,实际是为了罩住自己的瘦骨嶙峋和肌肉退化。然而在通俗的另一面,当今面向大众的“水煮”“戏说”,又似乎有点调侃得离谱,尤其是有些细节的错失或者虚假,背离了史学的基础。对历史来说,细节是生命。通俗是让人看着舒坦,而不是制造谑头。可以给大众开设快餐店,但不能兜售掺了苏丹红的食品,有了苏丹红尽管更好看,却在不知不觉中会危及性命。让学术回归思想,让大众领悟智慧,需要新的尝试。

古人治学,《汉书》可以佐餐,唐诗可以下酒,业余“三上”的日积月累,更是功不可没。笔者不揣浅陋,力求为“三上”增添几丝斯文,为消闲展示片段优雅。在未曾谋面的好友陆淼催促下,完成了这本一得之作。其中部分曾经发表过,在这次做了一些补充和修改。但多年教书匠的习惯,致使一开口就有点像上课,呆板有馀而活泼不足,虽然内心希望和读者有着完全平等的互动交流,也希望写得不致让人昏昏欲睡,但教书匠的习惯,改也难。既然是潜水偶得,那就免不了有时要被呛上一两口,尽管有些近乎老生常谈,而在作者自己,却是发自肺腑的呛水诉说。呛水之后的所得,可能更加敝帚自珍。功耶过耶,有待读者评说。

是为序。

                                    

                                                                                                                        刘文瑞

                                                                                                            2009年8月于西北大学

  评论这张
 
阅读(5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