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尘世繁华处一双干净的眼  

2009-09-22 09:16:59|  分类: 水湄的诗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尘世繁华处一双干净的眼

——题序《水湄遐思》 

                作者: 风尘布衣

    她在尘世繁华处,她有一双干净的眼。

    如果说文字是人的另一张面孔,那么我想,这张面孔当更能真实呈现我们骨子里或者叫做灵魂里的一些东西吧。干净的真实,在我,当是对一个写字人由衷的敬意了。

    常想,为什么那么多在现实生活中隐姓埋名的人,渴望在这虚拟的网络世界真实地展现自我,那么强烈地期冀寻求精神和心灵共鸣的知音。在通讯和电子技术如此发达的当今社会,我们为什么会惧怕一部电话,一部手机的监视与囚禁;在各种社交手段和信息渠道如此繁复畅达的当今社会,我们为什么越来越渴望用一个虚拟的网名或是几个数字号码这样的隐身衣来隐藏掩藏肉体,而去苦苦寻求思想和精神地真实呈现与释放;为什么在物质文化与物质生活如此丰裕富足的当今社会,我们那么迷恋和依赖文字所散发氤氲迷离、遥不可及的温暖臆想或是气息。如此,每一个用心写字的人,是否都在幻想着把文字织缀成一件灵魂的僧衣,给最后地皈依一个从容释然的铺垫和理由呢?

    我的内心其实很希望作者确实是因为这样的渴望和动机而写字的。

    从生活出发,我们谁又不是在路上,路上除了风景,更多的是灰尘。路上的每一次抵达,如果都能以一棵树的精神站立且面世,我们就完成了一次穿越灰尘后对信念地践行。在这样的过程中,蜕变沦陷也好,蝶化飞升也罢,能一贯始终地保持一双干净的眼的人,我想说,她灵魂里的风景也一定是大净且纯美的,尤是以这浮糜奢华的物质背景作为映衬!

    所以,当我们已经无法去更新思想和情感孤独的意味,那么就向一步一字吟唱人生的歌者致敬吧,我们彷徨踯躅着的理想和价值观也需要这样一种朴素地回归。尘世繁华处一双干净的眼 - 水湄风菲 - cenxxii 的博客

    最早看作者的文字,觉得过分华丽,准确地说是呈现出了与现实基调格格不入的古典华丽色彩,少了烟火的气息和生活的底色。而布衣是崇尚和追逐接近生存和生命本质原生态之美感的人,对修饰过重的文字有种本能的抵触情绪,是以读过几篇之后便兴味索然,不甚了了。有趣的是,作者偏又是个虔诚的好诗之人,对布衣诗歌里透明纯粹的原始野趣情和本真呈现方式情有独钟,常在布衣诗歌后面留言置评,于是,戏剧性的缘分或是缘分的戏剧性就在文字之间衍生发展起来,使布衣对作者有了更饱满立体的认识。现回想来,不禁莞尔。

    作者学诗,像个认真的孩子。把自己学写的一些诗歌像学生交作业一样发在我的邮箱里。这里不能不透露一个秘密,这些诗歌其实作者已经投稿,被以编审严厉著称的花生苏无情“扼杀”后出现在我邮箱里的,从这种意义上说,我的邮箱该是她诗歌最早的摇篮了。摇篮无疑是一个充满温情呵护与关爱的地方了,因此,对于生性散淡散漫如布衣这样的人,也不敢因为懈怠、疏忽或是轻慢而亵渎了这摇篮本身温情的光辉定义。于是,耐着性子读完了邮箱里的文字。记不太清楚当时给她的具体意见了,但从文字看出,由于对现代诗歌基础知识和相关理论的缺乏,那些“诗歌”大多是些主观情绪地直接宣泄和对客观事物的具体描述,几乎没有什么“诗意”的成分在里面,也难怪花生苏手中的“屠刀”毫不留情。这里为什么强调水湄的认真、有心和用心呢,就在遭遇这些退稿后不长的时间里,在且听其他实力诗歌作者的帮助下,再加上她自己的勤学善悟,其诗艺进步很快,以至后来的一些作品让布衣也为之侧目。就现代诗歌的一些主要表现手法和技巧,她都能基本熟练地运用,作品主题、思想以及表现方式也日渐成熟起来。 “一些坚硬的忧伤/在涨涨落落的潮汐里/ 彼此碰撞甚至对立/然而触礁似的疼痛/无法禁锢 潮湿的思想/需要阵阵海风滋养我的倦容”这样的表达较之于以前的空洞无物,就显得丰满有质感了很多,表达的情绪也内敛沉稳起来。“直立在宽阔的海岸线上/我只是一个嬉戏人生的刻度罢了/ 沙滩上深浅不一的脚印/告诉我热爱生活的人们刚刚散去”文字从容,诗意也开阔。海岸线、刻度、脚印几个意象的承接也不错,拓展了表达空间,把一种对于生活的无奈的情愫表达得很到位,结句宕开一笔,给人柳暗花明的深长意味。这是水湄现代诗歌近作《经年的光阴》里的两个段落,虽然这样的作品称不上完美,甚至不能是说好作品,但对于水湄来说,却可以为此感到欣慰和振奋,因为这对她来说这同样是诗歌的一个刻度,这个刻度较之她初学时的迷惘与懵懂,毕竟高了许多……。

    作者也涉猎小说,其小说用词亦是华丽惟美,多选择历史上一些被人传诵的爱情经典故事为原型,进行主观介入似地二度提炼创作。仅就选材而言,作者可以说是很被动又极富冒险精神。因为这些大家耳熟能详,众口传唱的经典,从历史的角度来讲已经尘封盖棺,容不得他人重新编撰。但作者硬是从现实的角度出发,依然选择了这样的冒险。而其实,这样的冒险如果能在作者的主观心理投射下,使历史的经典在现实背景下呈现出新的时代内涵和新意,也未尝不是一种好的创作尝试。作者在这方面的尝试和探索,应该说其出发点和目的都很纯,付出了很多心血和精力,也很善于在小说中把自己关于爱情、关于人生的诸多感悟的幻念或者意识附着历史经典的主题内涵,将情节物质化、具象化,使小说可读、可感。但又由于作者根深蒂固的传统美学思想地桎梏和对整体情节宏观把控能力的不足,往往过分注重情节的细腻化和修饰性,在主题拓展和立意出新上却捉襟见肘、力不从心、从而使小说陷入自我空间,两个自我对白的局促模式:一个是现实理性的;一个是潜在唯美的,两个我冲突或者融合、相互排斥游离又相互关联弥合,这样的模式形式上比较吸引视觉,但对于小说主题的提炼发掘却显得虚浮无力,所以对读者的冲击震撼力不够,共鸣效果也因此略显薄弱。其相对具有代表意义的作品有《红尘依旧痴心不改》、《有多少爱可以重来》等作品。

    我个人认为,作者真正擅长的还是散文,其散文以抒写潜意识的“我”多些,换言之以抒发个人情绪主要是激醒感性中的一面为主,词句清丽、意韵典雅。以一个女人细腻、灵隽、独特视角地人生解悟,尤能引人共鸣。其文风由于有了现代诗歌地一段锤炼,细腻而不陷陈赘,丰润而不落窠臼,华丽而不坠虚浮,叙述沉稳,提炼空透。不足是视野略小,感悟虽有但欠到位,主题流于空泛,欲言又不敢言,陷失于情绪与表达两方面的朦胧,而这一朦胧,几至成为其文字的硬伤。总体来看,作者可归于知性女写手一类,小资的、诗意的、物质的生活细节、个人诉求及生活过往,构成她笔下的主题,浪漫与唯美是其笔下表达的两个基点,而这一追求,困于现实的打压,以致往往抹上了凄怨郁结的色彩。至于说其中折射或展现的小女人情怀或者是红粉意识,我的理解是:任何一个写字的人,都应该先读透自己以及自己生存着的这个空间。为文更大意义上首先是自我心灵的释放与寄托,至于性灵地修持、历史地承载与现实地担负,这些文字以外的赋载,完全可以放在生活的维度以外。毕竟,我们并不需要靠文字活命。女人情怀以及红粉意识,对于这个重金属包裹的时代,或许更能成为我们回归的桥梁。从这样的意义和角度出发,作者的《妆台秋思》、《秋天读男人》、《娇艳如花的女人》等散文都值得在物质时代“吃铁吐火”的男人们在细细玩味中重新找回“柔软”的体验。

    由此,我不禁想,华丽或许是种过程,朴素未必最后的结局。只要不做文字的奴隶,色彩也就只能是我们行走风景地装饰,看到什么,悟到什么,或者要留记什么都在自心。希望捧书的读者能比布衣从文字中斩获更多,当然,我更希望的是,读者们能从这些文字里找到一位心灵的乡亲,毕竟路上坚硬的寂寞让我们已经很脆弱,我们需要一些来自心灵故乡的温暖。

    很惶恐,这样的文字是否可以作为序言,如果不行,嘿嘿,就放在书的封底吧。当然,作为一个完整的程序,如果非要说句祝愿的话,那就祝愿水湄通过这本呕心沥血的书,将所有情之所钟,性之所近的所有心灵乡亲一网打尽!

                              尘世繁华处一双干净的眼 - 水湄风菲 - cenxxii 的博客                                                  尘世繁华处一双干净的眼 - 水湄风菲 - cenxxii 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86)|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