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水湄风菲斯馨似兰阆苑

以风浪逸其情,以乾坤维其志,谈笑有鸿儒,以虹霓为线,以明月为钩,临渊羡鱼情。

 
 
 

日志

 
 
关于我

年来渐识幽居味,思与高人对榻论。澄怀观世,凝神读书。风云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我心。既见君子,我心以降。留人间多少爱,迎浮世千重变,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任风月无边,听花雪弥漫。

网易考拉推荐

梦回唐朝  

2009-09-21 08:53:36|  分类: 水湄的诗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夜深人静的时候,灵魂深处的思念便会泛起。

此生有幸福有快乐有缠绵有爱恋,

一点一滴柔情蚀骨,遇见与感受与心灵维系以后,

即使身影迷蒙,而灵魂的东西又怎么能轻易躲避呢?

淡淡地思念,抹去一些忧郁,

把秋天不回来的伤感许诺到来生吧。

如果下辈子还记得你,

邂逅,

就生死不离了。

有一份念想那是多么欣喜的慰藉。

那是真诚的企盼与牵挂,不带任何功利性。

常常会不经意把你想起,不为别的,

只为了那些曾经快乐的时光,不愿它成为流失的光阴。

也许你并不介意,也许你不会珍惜,而我不会放弃我的关切。

梦回唐朝 - 水湄风菲 - cenxxii 的博客

没有任何语言能准确表达对君的追思与怀想,深信一切来自对君的挑剔与偏爱。  

读君的诗如瘦月,月影清寒,缺月挂疏桐下是君对影成三人的忧伤;读君的诗如盈月,抚长剑,一扬眉,冲天鸿志自吟自唱;读君的诗便也成了那一轮明月,梦回唐朝。 

沉浸在向往与梦魇的困扰中,徘徊在君飘逸而迷醉的情绪里。当君举起那只小小的酒樽时,只是微曛,而我偎着远古的气息,早已酩酊,醉在读君的沧桑里,醉在君酒坛里浸泡了千年的孤寂中,醉在君千金散去还复来,明朝散发弄偏舟的洒脱、羁傲、浪漫中。 

世事繁杂与忙碌,读君的诗,沉淀着大气而清爽如沐春风。君带着一份与生俱来的潇洒从一元往天宝翩然而至。“噫嘘唏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的气势可见一斑。

没有人能真正知晓君的出身,究竟是陇西还是川上?是不是与皇亲国戚沾一点边?以君的个性恐怕是不屑一顾的,但君却自荐表明自己身世不凡,是李高的后代与唐皇是近亲。 

君虽身不足七尺,却心雄万夫。把长安城挂于囊中,在寒冷的冬夜举头望明月,沉吟久坐,披星戴月地试图找寻到一条不平凡的路,幽居深山养禽也与众不同。

君不走凡夫俗子科举进仕之循规蹈矩的老路,而是怀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飞则罢,一飞冲天的远大志向,誓要与翰林同伍。“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的自信与傲然,终于在不惑之年得以验证,四十二岁进入长安。 

当贺知章一眼认君为“谪仙人”时,君便生龙活虎,谈笑风生,没丝毫收敛那与生俱来的豪气,也未逢迎谨慎地对待他人,更加轻狂随意,常怨长安城小壶中天长,还在玄宗面前佯醉,让高力士躬身屈膝为己脱靴,目空一切。 

君的不羁与率性多为人所不容,便借酒扬诗兴,唱和诗酒浓。君在长安侍候明皇一年有余,只能是陪明皇玩些高雅的诗文,住在南院的翰林待诏,而终不是住在北院施展雄才大略实现政治抱负的翰林学士,无功无禄无官无品。更可惜的是君羁旅长安的拳拳之心,终未能获得明皇的赏识重用,而只得到了所谓体面的赐金返乡。 

君何尝不想一展雄心?那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的感慨又有谁能体恤?君心系大唐,并未返乡,长达十年之久,与岑征、元丹丘等好友聚会畅谈,往返于洛阳与浔阳又江陵,坚信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不断地颠簸与辗转,把失意的痕迹掩蔽在诗情酒樽中,以待时机,最终获得了永王的三次礼请,加入永王军中执行分制置诏讨伐安禄山。此时君已五十有六,臆想出庐山而谈笑静胡沙。

谈何容易?君不是剑客却浑身是胆,以文韬慧略谋大业未果,摧眉折腰事权贵又不得开心颜,只能把一腔的胸臆倾注于诗酒,炫目才情和终生积怨洇浸在洋洋数千诗篇里,直至“琴奏龙门之绿桐,玉壶美酒清若空。 

不知是酒成就了君的诗情,还是诗映衬了君酒的酣醇,举杯邀月三首《行路难》,“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羞直万钱”又怎能平复心中的渴望,青云之志的提升?!酌酒三首《清平调》,“云想衣裳花相容,春风拂槛露华浓”又怎能赢得了明皇与贵妃的侧目倾听?!

君曾是酒放豪肠,七分酿成了月光,余下的三分啸成剑气,口一吐就半个盛唐的诗仙,“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的不受束缚之情中,隐藏着多少怀才不遇的疼痛啊。从洛阳到咸阳冠盖满途车骑的嚣闹,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失意而惆怅地离开京都,增添了万古的愁怨,真乃是借酒消愁愁更愁啊。

缘于此,君便若优游于仙境,昭然自身的浪漫情怀,一回梦,一回醉,是猛然省悟还是有意的逃避,是醉还是醒?似醒非醒似醉非醉,才气袭人咄咄逼人又怎能不招致嫉妒丛生、身陷囹圄? 

君曾谈笑许诺给妻子的黄金印始终没有带回,也许是把黄金印换成了美酒以佐诗文了。而君也含辛茹苦地度过了战乱与纷争,与妻子在一个足够纯净的地方安度晚年… 

谁在收集君残损的诗稿?谁在拾拣君凝固的血泪?谁在推崇君骨骼深处的硬度?谁在等待与君对饮的狂放?闭上眼睛,我总能看见君清瘦的背影走在千年的蜀道,攀登那座雪山,向更高更远处挺进。

君的狂笑声又跌宕在山岩间,孤舟上,君的生命里唯有的挣扎与痛心寄予了那经历了千载的明月,血液里奔涌的智慧与才情流露在阳春白雪的诗章里 

依稀微弱的月光照进来,影射陈旧的门扉,记忆里要遗忘的事情却显得那么清晰,挥之不去忘却不了,唯有和一回又一回荣枯的唐朝在梦中静静对望。

月光下有盈满泪水的眼睛。 

一次又一次梦回唐朝……

  评论这张
 
阅读(322)| 评论(2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